分享
Copy the link and open WeChat to share

Open Wechat

2018年亿万富豪财富每日狂涨25亿美元,而贫穷人财富却不断减少

 

乐施会在瑞士达沃斯世界经济论坛前夕发表最新报告《公共服务:普惠全民还是偏待私利?》,发现过去一年,亿万富豪(拥有逾10亿美元财富的人,下同)的财富增长了12%,相当于每日进帐25亿美元;全球最贫穷的一半人口──即38亿人的财富却减少了11%。

《公共服务:普惠全民还是偏待私利?》指出贫富差距正在扩大,蚕食过往的扶贫成果,损害经济,并已燃起世界各地民众的怒火。它揭示了政府一方面对公共服务,如医疗卫生和教育的资源投放如何不足,另一方面,打撃逃税失败,向企业和富人征税不力,亦加剧了社会的不平等。当经济发展日趋向不平等,女童和妇女往往是首当其冲最受到伤害的一群。

国际乐施会总干事Winnie Byanyima说:「你的孩子可以读多少年书或你能活多久,均不应取决于你的银行户口有多少存款──然而,这是全球很多国家所面对的现实。当企业和钜富享受着低税率,数百万计的女童因为性别和贫穷被拒诸校门,很多妇女因为缺乏妇产服务,在生育过程中死亡。」

 

报告亦揭示了自金融海啸以来,亿万富豪的人数上升接近一倍,在2017至2018年期间,每两日就有一位亿万富豪诞生,然而,企业和钜富如今所需缴纳的税率却是数十年来最低﹗

 

  • 只需要向最富有1%人的财富额外征税0.5%,所得款项相当于2.62亿失学儿童一年的教育经费,以及为330万人提供足以挽救性命的医疗服务。
  • 2015年全球税务收入中,每一美元仅有4美仙(0.04美元)来自遗产税、物业税等财产税。在许多富裕国家,此类税项不断被削减甚至废除,在发展中国家更少有设置。
  • 向企业和钜富征收的税率也一直被大幅削减。例如在富裕国家,个人入息税的最高税率就由1970年的62%,降低至2013年的38%;而在贫穷国家此税率平均只是28%。
  • 在部分国家,例如巴西,最贫穷的一成人口所缴的入息税比例,比最富有的一成人还要多。

与此同时,公共服务正长期缺乏资金,甚或已外判给私人企业营运,以致贫穷人被拒诸门外。在许多国家,良好的教育或有质素的医疗服务已成奢侈品,只有富人才能负担。每日有一万人因为无法获得医疗服务而死亡。在发展中国家,贫穷家庭的小孩,在五岁之前夭折的机会,是富有家庭小孩的两倍。在一些国家,如肯亚,富有家庭的孩子接受教育的时间,是贫穷家庭的两倍。

从性别的角度,全球男性拥有的财富比女性多一半,并且控制全球86%的企业。相反,公共服务不足,最受苦的是贫穷的女性。当一个家庭没有足够资金支付学费,首先需要退学的是女童;而当医疗制度不完善,病人得不到照顾时,照顾患病亲友的无偿工作也大多落在妇女身上。乐施会估计,若将全球妇女所做的无偿照顾工作交由一间公司完成,其营业额将高达十万亿美元──相当于43家苹果公司的总和,会成为全球最大的企业。

 

 

 

不平等的情况并非只在发展中国家发生,一如早前香港乐施会所发表的《香港不平等报告》,本港的贫富悬殊问题同样严重﹗

 

2016年香港原住户收入的坚尼系数为0.539,创45年来新高;在计算除税后及福利转移后住户收入的坚尼系数为0.473,比已发展经济体,如新加坡(0.356)、美国(0.391)、英国(0.351)、澳洲(0.337)及加拿大(0.318)更高。

国际上自金融海啸以来,亿万富豪的数字急速增长,香港情况就是典型。香港由2008年只有26位亿万富豪坐拥1363亿美元的财富,至2018年有67位亿万富豪坐拥3347亿美元的财富,他们所拥有的财富在过去一年就增加了23.5%。而根据政府《2017年香港贫穷情况报告》,2017年政策介入前香港有137.7万人活在贫穷线下。

屡创新高的除了亿万富豪的财富,还有公屋的轮候年期,2018年9月公屋轮候时间升至5.5年;现时本港公立医院专科稳定新症轮候时间平均为 78 个星期,即一年半;护理安老院及护养院宿位的平均轮候时间分别为20及26个月;全港0至2岁的幼儿,每148名才有一名获分配资助托管服务⋯⋯公共服务资源投放不足同样影响本港贫穷人的安危。

然而,香港政府并非如发展中国家穷困,政府累积超过6,900亿港元盈余,财政储备突破1.1万亿港元。乐施会促请政府尽其责任,推行进取及长远的扶贫政策,发展以人为本的经济,让社会上绝大部分的人享有平等发展的机会,政策方向包括增加经常性开支,对公共服务预算增拨367亿港元,同时带头向外判工友支付生活工资等。

乐施会港澳台项目主管曾迦慧说:「本港财政储备屡创新高,港府坐拥上万亿的储备,但公共开支比例却严重落后于国际水平,令愈来愈多的市民陷于贫困而得不到足够支援,本港贫穷人口持续增长。社会现况证明,滴漏效应早已不奏效,单靠经济增长不能惠及普罗大众,贫穷人缺乏向上流动的机会,纵然有工作,也无法脱贫。政府有责任改变施政方针,大幅增加经常性开支以有效改善惠及基层的公共服务。」

国际乐施会总干事Winnie Byanyima表示,全球贫富差距带来的不公义令人无法接受:「世界各地的民众已经非常愤怒和沮丧,政府必须作出改变,要求企业和钜富缴纳合乎公平原则的税款,把税收投放于免费医疗和教育,以满足所有人的需要,包括经常被忽略的妇女和女孩。政府有责任为所有人而不是特权阶级,建立一个更美好的未来。」

下载《公共服务:普惠全民还是偏待私利?》 (‘Public Good or Private Wealth’) 英文版 报告全文

下载《公共服务:普惠全民还是偏待私利?》 (‘Public Good or Private Wealth’) 报告 研究方法

下载《公共服务:普惠全民还是偏待私利?》 (‘Public Good or Private Wealth’) 中文版 报告摘要

乐施会的计算是基于可获得的最新及最全面的数据来源。有关全球最贫穷半数人口所拥有的财富的数字,取自瑞信《全球财富数据手册》2017年6月至2018年6月的数据,而钜富资产的统计,则依据《福布斯》2018年度富豪榜,针对2017年3月至2018年3月的数据计算得出。

#医疗差距

在印度一个城市的贫民窟,Chhatiya因为公共诊所设备和服务不足,为了孩子的安危,唯有使用私家服务。孩子刚出生时,身体有小毛病需要特别护理,亦令他和丈夫欠下一身医疗费。 

Chhatiya的情况并非少数,每年有6000万印度人因为要负担医疗保健费用而跌入贫穷──几乎每秒有两个人。其实,印度不少医院的医疗服务挺不错,更是邻近地区内不少人的医疗旅遊目的地,讽刺的是,在印度最贫穷的邦,初生婴儿死亡率比非洲撒哈拉沙漠以南地区更高。就都归咎于印度政府在公共卫生上投放太少资源,医疗服务过度私有化。

在香港,虽然婴儿夭折率是世界最低之一,但公型医疗资源不足,却令很多市民被迫延长与疾病对峙的时间。现时本港公立医院专科稳定新症轮候时间平均为 78 个星期,即一年半。但当疾病找上门,我们可以请它停一停、等一等吗?病房爆满、公立医院医生护士人手不足、漫长的轮候时间,问题征结在制度及资源不足。

有质素的公共医疗服务不应该是奢侈品。乐施会除了全球倡议,亦促请香港政府尽责任,推行进取及长远的扶贫政策,增加经常性开支,对公共服务预算增拨367亿港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