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读广东话学校, 因为要做好啲嘅工 - 中文有几难? - 少数族裔学中文 - Do you Read Me - 公众教育活动 - 公众教育活动 - 你的参与 - 乐施会
跳往主要内容
开始主要内容

Aliza,爱莉沙︰要读广东话学校,因为要做好啲嘅工

Aliza的妈妈耳闻目睹不少这样的故事︰某朋友的子女念英文学校,英文不错,中文却学不好,结果大学不取录,找工作也诸事不顺,最后做搬运工……所以,即使女儿为中文哭过怕过,但中文学校一定要选,连Aliza自己也说︰ 「第日升中学要读广东话学校,因为可以快啲做嘢,做好啲嘅工。」十岁娃儿刚才还跟我玩拍掌笑得一脸童真,原来现实已经压上心头。

年龄 ︰10岁
种族 ︰巴基斯坦
性别 ︰
宗教 ︰回教
就读 ︰主流中文小学
志愿 ︰医生或老师
自觉最舒服的
语言(顺序) ︰
乌都语、英文、广东话

 

Aliza

「中文唔好玩」

「中文唔好玩,因为好难。」对Aliza来说,最难的是读,因为写字还可以抄,但要懂得读,除了死背别无他法。她也对成语毫无办法,「成语好难,唔明白意思。」我们请她说出一个成语,她想呀想终于记得井底之蛙──「有只青蛙匿喺井度,出面世界有天有地又有海。」这成语想说什么?她摇摇头,放弃了。学校曾安排Aliza上两年中文课后补习班﹐但只是重温低一年级学过的东西,她觉得太浅帮助不大,而且多上一个班就等如更多抄写功课。她还是喜欢回家看广东话剧集。

Aliza

Aliza

Aliza

Aliza

Aliza

其实Aliza喜欢英文,英文成绩也不错。她问过妈妈可否跟同乡小朋友一样升读英文中学,「妈妈说读中文学校好,大个至识得用中文同人沟通。」她顺从地说。至于同乡小朋友将升读不同的学校,Aliza唯有请妈妈放假时约他们到公园玩。

科科中文科科哭

妈妈说,大女Aliza不是家中唯一怕中文的小朋友,二女放学回家也常哭。只哭中文吗?妈妈苦笑,透过翻译说,「数学是中文、什么都是中文,所以全部都哭。」妈妈认定孩子的未来都在香港,所以再心痛,都要他们学好中文。「佢地又无读巴基斯坦嘅科目,点可以返去揾工?一定要留喺呢度﹗」但妈妈不忘教他们乌都语文字,方便阅读宗教典籍,「佢地冇兴趣,但我会教。」她的心愿是子女长大后能独立生活,至于想做什么是他们的选择。

Aliza

Aliza说长大后想成为医生或教师,「医生可以救人,老师可以教中文或者英文,教香港小朋友……」为什么教香港而不是同乡小朋友?「因为可以畀好多功课。」我们都笑了,这是某种报复计划吗?Aliza露出一脸童稚笑脸,提醒我们她不过是个十岁孩子。
Aliza

Aliza

「我错在肤色,所以罚留堂?」

Aliza的处境和很多少数族裔一样,仿佛卡在两个文化中间︰中文学不好,家乡话也不会读写,日后要在香港找工难,可是回乡也不容易。为了提升他们的中文程度,学校提供课后中文补习班,却反而被这些孩子视为苦差。几个受访的孩子一听到上课后要补习,都摇头了。

孩子都不喜欢补习,这大概容易理解,但可以怎样作出改变?香港大学研究非华语学生中文教学的戴忠沛博士,曾经到主流小学的课后中文补习班观课,发现有些老师强调「中文唔识第日揾唔到食你就一世挨穷」,有些像捉犯似的把少数族裔学生从操场赶进课室。这些补习班也往往沿用传统教学法,要求学生多背多抄。

「观完课,我都觉得好似畀人罚紧。」戴博士笑说。这也是很多少数族裔学生的感言︰「我啲同学全部去晒打波,点解我要喺度?系咪因为肤色所以要罚留堂?」

这无疑令一心帮助学生的教师心痛。但戴博士指出,少数族裔在中文课上已经有很强的挫折感,办补习班的头号目标是不能加重这种负担。他的建议是︰能多赞便多赞,并且尽力把补习班变得有趣,譬如玩折纸和戏剧等, 反过令它变成某种 「优惠」。这样的补习班,才不会令同学加倍讨厌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