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名字叫中—文—字 - 中文有几难? - 少数族裔学中文 - Do you Read Me - 公众教育活动 - 公众教育活动 - 你的参与 - 乐施会
跳往主要内容
开始主要内容

Aysha Bibi:我的名字叫中—文—字

「写中文,无难……」五岁的Aysha Bibi用带点口音的粤语说。她是个好奇宝宝,爱逗大哥哥姐姐玩。问她可有中文名字?她爽快提笔,写下三个无法辨悉的方块。怎么念?她调皮地答︰「中-文-字」。这娃儿决定把自己的中文名字叫「中文字」了,全场笑翻。

年龄 ︰五岁
种族 ︰巴基斯坦
性别 ︰
宗教 ︰回教
就读 ︰中文幼稚园
志愿 ︰医生
自觉最舒服的
语言(顺序) ︰
乌都语、英文、广东话

 

Aysha Bibi

Aysha念的幼稚园说广东话,「返学开心,同嘉欣、家曦(名字音译)玩kitchen……钟意茶点,以前唔钟意……」她十六岁的姊姊玛莉用流利广东话补充,幼稚园从前提供的茶点有猪肉,但Aysha主动向老师说「呢啲唔系 halal(清真食物)」,从此她的茶点都是全素。

Aysha Bibi

Aysha Bibi

Aysha Bibi

Aysha Bibi

Aysha Bibi

来港第三代

Aysha一家从巴基斯坦来港已经第三代,爷爷和爸爸都做过银行保安工作,接触本地人是日常事。两个哥哥阿强和阿勤的广东话说得不错,玛莉更为我们的采访担当乌都语翻译,唯独妈妈不大懂得──她正努力学习。

妈妈来港十七年,因为言语不通,最初只能留在家中看顾孩子,出街买????要丈夫代劳。但十二年前轮候到荔景公屋后,情况大为改善。朋友介绍他们上专为少数族裔而办的中文班,先是几个孩子上课,后来连妈妈也加入了,「她好努力,成日攞功课揾Maggie(社工)问,有时仲冲入小朋友班,争取机会学中文。」玛莉说。

Aysha Bibi

Aysha Bibi

妈妈勤学中文

妈妈友善又腼觍地示范她的广东话,「几多钱、平啲啦、好饱、未返呀、走左啦……」学中文有多重要?玛莉代妈妈完成她的话︰学好中英文,很多事情可以亲力亲为,不必动辄劳烦别人。她还笑着覆述妈妈的投诉,「妈妈话阿强同阿勤喺屋企都唔同佢讲中文﹗挂住玩﹗」玛莉从前是妈妈生活上的「中文老师」,但到英国升学后,只在长假才回来。日后她大有可能随亲友移居英国,但她说自己依然喜欢香港,「因为有中心」。

Aysha Bibi

Aysha Bibi

她指的是香港小童群益会办的中心。翻开家庭相簿,我们看到几兄妹多年来在香港各地游历的笑脸,令人好奇的是,无论相片里的是娃娃玛莉抑或少女玛莉,社工Maggie的身影都在,那是他们参与中心活动的记录。至于「阿强」、「阿勤」和「玛莉」这三个中文名字,都是由以前的中心社工所起。中心已经成为这个巴斯基坦家庭共融到香港社会的重要经验。

那边厢,社工Maggie在逗Aysha,「你叫阿诗好不好?跟我一样。」

Aysha Bibi

Aysha Bibi

社会服务怎样「补位」?

Aysha几兄妹都在香港小童群益会赛马会南葵涌青少年综合服务中心陪伴下长大,这成为他们结连本地社会的重要切入点。服务总监(荃湾及葵涌区)陈国邦指出,他们参考学习障碍儿童的教学方式,鼓励少数族裔在日常生活中多用中文,譬如担任活动司仪和参与表演等,令学习中文不只是课堂要求。

陈国邦说,以社会服务模式推动中文学习还有一个优势,就是较易接触和动员家中各个成员,尤其是家庭主妇。这些少数族裔妇女教育水平普遍较低,无法以中英文沟通,在社区内生活举步为艰,甚至无法独立处理医疗和家校沟通的基本需要。

诚然,少数族裔为社会服务带来挑战︰不同种族各有特性,而且他们的地理流动性较低,甚少跨区接受服务……但陈国邦坦言,相较于前线工作的困难,他更关心社会政策能否为少数族裔的处境带来根本改变。「政府有拨款给少数族裔中心提供服务,背后逻辑是『我出钱,你地搅掂』,但政策和规划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