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Copy the link and open WeChat to share

Open Wechat

一位農民工婦女在拆遷後的工地上挖掘地下的鋼筋,以變賣賺取收入。不少昆明的農民工家庭均以拾荒為生。攝影:雲南連心社區照顧服務中心/樂施會合作夥伴

農民工為改善生計而前往城市,然而,由於政策上的不公平,他們要承受許多困難,甚至變為城市中的弱勢社群。樂施會與民間團體及學術機構合作,在11個城市推行多個新的城市生計項目,項目集中在珠三角、北京、長三角等地區。透過社區服務、兒童教育、公眾教育、法律援助、宣傳職業安全健康,以及政策倡議等,協助超過20萬農民工及其家人改善生計,提高工人法律知識及權益意識,並呼籲社會大眾更關注打工群體面對的問題。

百手撐家:一雙雙令我感動的手

據不完全統計,中國內地共有近3,000萬名家政工,當中絕大部分都是由農村來到城市工作的基層婦女或者下崗女工。事實上,根據現有的勞動法律規定,工人只有受聘於「用人單位」時才享有法律保障的勞動關係。因此受聘於家庭或個人的家政工,並不屬於勞動法律保障範圍。家政工在面臨勞資糾紛和受傷事故的時候依舊處於絕對的弱勢地位。

何明英是其中一名我認識的家政工。2007年,47歲的何大姐從內蒙古赤峰來到北京打工。之後,她一直在北京當家政工,並且轉過好幾個僱主。在一次交流時,她說曾被一位僱主要求洗浸在高濃度消毒液裏的被子。因為僱主沒給她手套,弄到她的雙手被燙傷。每想起那次意外,何姐仍感到雙手劇痛:「表皮都差不多脫下來。」她後來去看醫生,醫生建議她做小手術。但何姐支付不起高昂費用,只好買些藥膏抹抹。2016年底,她隨丈夫搬到北京郊區大興龐各莊鎮的一條村生活。因為居住的地方離北京市區遠,現在,她每天早上五點出門,坐巴士轉地鐵,花上超過兩小時去到僱主的家庭工作。

家政工為城市上班族做飯、照顧孩子、打掃房子。有些照顧長者的家政工,更協助老人家上廁所。她們的工作幫助了無數的家庭,作出的貢獻卻很少受到肯定。自2006年開始,樂施會先後與包括北京農家女文化發展中心、濟南槐蔭積成社區社會服務中心、北京朝陽區近鄰社會服務中心、北京鴻雁社會工作服務中心等夥伴機構一起推動支援家政工的工作。這些工作包括為家政工建立支援網絡,提供法律諮詢。我們與合作夥伴更向地方及全國人大提交有關保護家政工權益的法案建議,引起社會更多人關注家政工的議題。

去年,樂施會與合作夥伴北京鴻雁社會工作服務中心主辦了《百手撐家 - 家政工藝術節與影像計劃》(簡稱《百手撐家》),該計劃以「手」作為主題,在北京、天津、西安、濟南與上海等大城市尋找展示有關家政工雙手的圖文故事,最後更舉辦攝影展展出這些圖文故事,有效地提升公眾對家政工工作與生活的了解。何大姐的工作和生活照片亦有在展覽中展出。

加入樂施會10年,跟進家政工這個議題亦有10年。無論是與家政工大姐一起參與活動,或者協助採訪大姐,抑或與合作夥伴一起討論及選取最後在《百手撐家》展出的照片,我時時都被家政工大姐們作為勞動者、作為女性,所展示的勞動尊嚴與生命堅韌所感動,推動我要把工作做得更好,令更多公眾聽到她們的聲音,尊重她們的勞動價值,使家政工得到應有的社會保障。

文 / 林虹 高級項目幹事- 城市生計 

攝影:李詩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