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Copy the link and open WeChat to share

Open Wechat

2018年億萬富豪財富每日狂漲25億美元,而貧窮人財富卻不斷減少

 

樂施會在瑞士達沃斯世界經濟論壇前夕發表最新報告《公共服務:普惠全民還是偏待私利?》,發現過去一年,億萬富豪(擁有逾10億美元財富的人,下同)的財富增長了12%,相當於每日進帳25億美元;全球最貧窮的一半人口──即38億人的財富卻減少了11%。

《公共服務:普惠全民還是偏待私利?》指出貧富差距正在擴大,蠶食過往的扶貧成果,損害經濟,並已燃起世界各地民眾的怒火。它揭示了政府一方面對公共服務,如醫療衛生和教育的資源投放如何不足,另一方面,打撃逃稅失敗,向企業和富人徵稅不力,亦加劇了社會的不平等。當經濟發展日趨向不平等,女童和婦女往往是首當其衝最受到傷害的一群。

國際樂施會總幹事Winnie Byanyima說:「你的孩子可以讀多少年書或你能活多久,均不應取決於你的銀行戶口有多少存款──然而,這是全球很多國家所面對的現實。當企業和鉅富享受著低稅率,數百萬計的女童因為性別和貧窮被拒諸校門,很多婦女因為缺乏婦產服務,在生育過程中死亡。」

 

報告亦揭示了自金融海嘯以來,億萬富豪的人數上升接近一倍,在2017至2018年期間,每兩日就有一位億萬富豪誕生,然而,企業和鉅富如今所需繳納的稅率卻是數十年來最低﹗

 

  • 只需要向最富有1%人的財富額外徵稅0.5%,所得款項相當於2.62億失學兒童一年的教育經費,以及為330萬人提供足以挽救性命的醫療服務。
  • 2015年全球稅務收入中,每一美元僅有4美仙(0.04美元)來自遺產稅、物業稅等財產稅。在許多富裕國家,此類稅項不斷被削減甚至廢除,在發展中國家更少有設置。
  • 向企業和鉅富徵收的稅率也一直被大幅削減。例如在富裕國家,個人入息稅的最高稅率就由1970年的62%,降低至2013年的38%;而在貧窮國家此稅率平均只是28%。
  • 在部分國家,例如巴西,最貧窮的一成人口所繳的入息稅比例,比最富有的一成人還要多。

與此同時,公共服務正長期缺乏資金,甚或已外判給私人企業營運,以致貧窮人被拒諸門外。在許多國家,良好的教育或有質素的醫療服務已成奢侈品,只有富人才能負擔。每日有一萬人因為無法獲得醫療服務而死亡。在發展中國家,貧窮家庭的小孩,在五歲之前夭折的機會,是富有家庭小孩的兩倍。在一些國家,如肯亞,富有家庭的孩子接受教育的時間,是貧窮家庭的兩倍。

從性別的角度,全球男性擁有的財富比女性多一半,並且控制全球86%的企業。相反,公共服務不足,最受苦的是貧窮的女性。當一個家庭沒有足夠資金支付學費,首先需要退學的是女童;而當醫療制度不完善,病人得不到照顧時,照顧患病親友的無償工作也大多落在婦女身上。樂施會估計,若將全球婦女所做的無償照顧工作交由一間公司完成,其營業額將高達十萬億美元──相當於43家蘋果公司的總和,會成為全球最大的企業。

 

 

 

不平等的情況並非只在發展中國家發生,一如早前香港樂施會所發表的《香港不平等報告》,本港的貧富懸殊問題同樣嚴重﹗

 

2016年香港原住戶收入的堅尼系數為0.539,創45年來新高;在計算除稅後及福利轉移後住戶收入的堅尼系數為0.473,比已發展經濟體,如新加坡(0.356)、美國(0.391)、英國(0.351)、澳洲(0.337)及加拿大(0.318)更高。

國際上自金融海嘯以來,億萬富豪的數字急速增長,香港情況就是典型。香港由2008年只有26位億萬富豪坐擁1363億美元的財富,至2018年有67位億萬富豪坐擁3347億美元的財富,他們所擁有的財富在過去一年就增加了23.5%。而根據政府《2017年香港貧窮情況報告》,2017年政策介入前香港有137.7萬人活在貧窮綫下。

屢創新高的除了億萬富豪的財富,還有公屋的輪候年期,2018年9月公屋輪候時間升至5.5年;現時本港公立醫院專科穩定新症輪候時間平均為 78 個星期,即一年半;護理安老院及護養院宿位的平均輪候時間分別為20及26個月;全港0至2歲的幼兒,每148名才有一名獲分配資助托管服務⋯⋯公共服務資源投放不足同樣影響本港貧窮人的安危。

然而,香港政府並非如發展中國家窮困,政府累積超過6,900億港元盈餘,財政儲備突破1.1萬億港元。樂施會促請政府盡其責任,推行進取及長遠的扶貧政策,發展以人為本的經濟,讓社會上絕大部分的人享有平等發展的機會,政策方向包括增加經常性開支,對公共服務預算增撥367億港元,同時帶頭向外判工友支付生活工資等。

樂施會港澳台項目主管曾迦慧說:「本港財政儲備屢創新高,港府坐擁上萬億的儲備,但公共開支比例卻嚴重落後於國際水平,令愈來愈多的市民陷於貧困而得不到足夠支援,本港貧窮人口持續增長。社會現況證明,滴漏效應早已不奏效,單靠經濟增長不能惠及普羅大眾,貧窮人缺乏向上流動的機會,縱然有工作,也無法脫貧。政府有責任改變施政方針,大幅增加經常性開支以有效改善惠及基層的公共服務。」

國際樂施會總幹事Winnie Byanyima表示,全球貧富差距帶來的不公義令人無法接受:「世界各地的民眾已經非常憤怒和沮喪,政府必須作出改變,要求企業和鉅富繳納合乎公平原則的稅款,把稅收投放於免費醫療和教育,以滿足所有人的需要,包括經常被忽略的婦女和女孩。政府有責任為所有人而不是特權階級,建立一個更美好的未來。」

下載《公共服務:普惠全民還是偏待私利?》 (‘Public Good or Private Wealth’) 英文版 報告全文

下載《公共服務:普惠全民還是偏待私利?》 (‘Public Good or Private Wealth’) 報告 研究方法

下載《公共服務:普惠全民還是偏待私利?》 (‘Public Good or Private Wealth’) 中文版 報告摘要

樂施會的計算是基於可獲得的最新及最全面的數據來源。有關全球最貧窮半數人口所擁有的財富的數字,取自瑞信《全球財富數據手冊》2017年6月至2018年6月的數據,而鉅富資產的統計,則依據《福布斯》2018年度富豪榜,針對2017年3月至2018年3月的數據計算得出。

#教育差距

聯合國可持續發展目標四(SDG 4)提出,各地政府應致力提供「包容和公平的優質教育,讓全民終身享有學習機會」。然而今時今日在許多國家,決定孩子有否機會接受教育的,往往不是天賦,而是財富。 

根據聯合國的數字,目前全球有2.62億孩子和青年失學,6.17億兒童和青少年沒有閱讀能力,不懂得進行基礎數學運算;在撒哈拉以南非洲,完成初中學業的女童不到40%。由於公共服務投放不足,即使是同一個國家,學童能接受教育的機會也相差極大。在發展中國家,來自最富裕家庭的兒童完成小學教育的機會,較來自最貧困家庭兒童的高出32%。 

在香港,我們幸運地有免費教育。但當社會愈來愈傾斜,富人掌握的資源愈來愈多,基層孩子往往輸在起跑線,其中,少數族裔學童得到的支援更少,學習中文困難重重,容易做成跨代貧窮的問題。 

公共教育資源投放不足,不能讓所有人發揮才能,是對社會人才的浪費。改變應由增加開支於公共敎育服務開始,讓每個兒童,不論任何背景、種族、和性別,都能享用良好的公共教育服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