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往主要內容
開始主要內容
非洲南部風災

在現代城市建設保護下,颱風來襲或只代表公共服務和商業交易短時間暫停;但是在匱乏的發展中地區,這卻是困苦的開端。2019年3月中,莫桑比克遭熱帶氣旋伊代(Cyclone Idai)蹂躪,造成過千人死亡,數十萬人無家可歸;迄今一年,洪水雖已退去,霍亂疫情稍緩,但社區重建和生計復原依然是漫漫長路。(照片: Sergio Zimba / Oxfam)

 

更新於 2019年3月16日

過去一年,樂施會為超過78萬名風災災民提供協助,但因災情嚴重,目前仍有超過10萬人無家可歸。

請立即行動,支持災民重建家園、恢復生計﹗


 立即捐款 

 

災情

Cyclone Idai map

強烈熱帶氣旋「伊代」(Idai)於2019年3月14、15日吹襲非洲南部國家馬拉維、莫桑比克和津巴布韋,引發廣泛地區水浸,數十萬間房屋倒塌或損毀,多達300萬人受影響,超過1,300人在風災中失蹤或死亡。相隔短短六週,歷來登陸莫桑比克威力最強的熱帶氣旋「肯尼斯」席捲該國北部,再造成十多萬人受災,數十人罹難。

風暴令大量農作物損毀,當地人的生計受到嚴重影響。這三個國家本來就非常貧窮,風災令數以百萬計的居民得不到糧食及基本服務,可謂雪上加霜。此外,三個受災國家合共錄得超過6,000宗霍亂感染個案,霍亂爆發的危機在蘊釀。三國政府均宣布國家進入災難狀態。

Fatuma是風災的倖存者,她身後的家園被徹底摧毀,談起暴風雨來到的一夜,她猶有餘悸,「強風將地上的沙石捲起,打在身上非常刺痛。颱風令氣溫急降,我用衣服將孩子裹著,單手將他緊抱懷中;另一隻手緊捉樹梢,奮力抵擋強風。」(照片︰樂施會)
 
Fatuma是風災的倖存者,她身後的家園被徹底摧毀,談起暴風雨來到的一夜,她猶有餘悸,「強風將地上的沙石捲起,打在身上非常刺痛。颱風令氣溫急降,我用衣服將孩子裹著,單手將他緊抱懷中;另一隻手緊捉樹梢,奮力抵擋強風。」(照片︰樂施會)
避難中心的家庭都各有一個逃離的故事。暴雨令河水决堤,31歲的Maria(左一)趕緊把子女從睡夢中叫醒,年幼的孩子甚至連鞋子都趕不及穿上,就跟著母親和兄長往高地不斷跑。一家七口躲在路上拾來的帆布下足足一日一夜,終於獲救。(照片︰Elena Heatherwick / 樂施會)
 
避難中心的家庭都各有一個逃離的故事。暴雨令河水决堤,31歲的Maria(左一)趕緊把子女從睡夢中叫醒,年幼的孩子甚至連鞋子都趕不及穿上,就跟著母親和兄長往高地不斷跑。一家七口躲在路上拾來的帆布下足足一日一夜,終於獲救。(照片︰Elena Heatherwick / 樂施會)
即使能夠幸運保住性命,但災民仍要面對傳染病爆發的威脅。在莫桑比克的港口城市貝拉,連日的狂風暴雨令當地多區缺水斷電。河道及水源被洪水污染,令災民感染霍亂和瘧疾等水傳播疾病的風險增加。(攝影:Sergio Zimba / 樂施會)
 
即使能夠幸運保住性命,但災民仍要面對傳染病爆發的威脅。在莫桑比克的港口城市貝拉,連日的狂風暴雨令當地多區缺水斷電。河道及水源被洪水污染,令災民感染霍亂和瘧疾等水傳播疾病的風險增加。(攝影:Sergio Zimba / 樂施會)

樂施會迅速動員

風災發生後,樂施會的救援人員隨即趕抵多個受災最嚴重的地區,開展災情評估,並為災民提供協助,即時工作包括:

  • 提供清潔飲用水和緊急糧食
  • 提供棲身的臨時帳篷
  • 建設供水和衛生設施,以及派發衞生用品(淨水丸、水桶、肥皂等)
  • 培訓社區健康推廣人員,向當地災民提供健康訊息
樂施會和夥伴團體在多個災區及避難中心安裝巨型儲水箱,每個可儲放10,000升水,足以滿足2,000個受災家庭的用水需求。這些巨型水桶每天需注水兩次,夥伴機構Wateraid的工作人員正為水桶注水。(攝影: Micas Mondlane / 荷蘭樂施會)
 
樂施會和夥伴團體在多個災區及避難中心安裝巨型儲水箱,每個可儲放10,000升水,足以滿足2,000個受災家庭的用水需求。這些巨型水桶每天需注水兩次,夥伴機構Wateraid的工作人員正為水桶注水。(攝影: Micas Mondlane / 荷蘭樂施會)
14歲的Teresa Jone Vilanculos(右)從水龍頭取水,注滿自己的瓶子。 Teresa和她的家人原本居住在莫桑比克的Mangalaforte。因為房子被「伊代」摧毀,她全家被迫要逃往臨時庇護中心暫住。(攝影: Micas Mondlane / 荷蘭樂施會)
 
14歲的Teresa Jone Vilanculos(右)從水龍頭取水,注滿自己的瓶子。 Teresa和她的家人原本居住在莫桑比克的Mangalaforte。因為房子被「伊代」摧毀,她全家被迫要逃往臨時庇護中心暫住。(攝影: Micas Mondlane / 荷蘭樂施會)
樂施會的公共衛生顧問Michelle正為莫桑比克的受災家庭準備氯水瓶。一滴氯水可以消毒20升容量的內置瀘芯的儲水桶。(攝影: Micas Mondlane / 荷蘭樂施會)
 
樂施會的公共衛生顧問Michelle正為莫桑比克的受災家庭準備氯水瓶。一滴氯水可以消毒20升容量的內置瀘芯的儲水桶。(攝影: Micas Mondlane / 荷蘭樂施會)

 

由於受災範圍幅員廣闊,加上災民數目非常多,除了公眾捐款,香港樂施會亦先後兩次就是次救災工作向香港特區政府賑災基金申請撥款,並分別於2019年4月11日及5月17日獲批合共1,194萬3千港元,支援樂施會於馬拉維和莫桑比克的救災工作。款項主要用作向受災戶發放家庭套裝及個人衛生套裝,並為受災戶興建臨時洗手間及派發廁所清潔用品,目標是每5個家庭能享用1個公用洗手間,以維持災區的公共衛生,防止傳染病爆發。賑災基金在財務上規定「專款專用、實報實銷」,申請機構需進行外部審計。樂施會完成以上兩個緊急救援項目後,將於今個月內向賑災基金委員會遞交總結報告及財務報告(包括外部審計報告)。

我們向災民派發的衛生包和家庭用品套裝內有肥皂、牙膏、牙擦、繩索、女性衛生用品、Capulana(非洲女性常備的長裙)、膠拖鞋、內衣褲、太陽能燈等生活必需品。(攝影:高仲明 / 樂施會義務攝影師)
 
我們向災民派發的衛生包和家庭用品套裝內有肥皂、牙膏、牙擦、繩索、女性衛生用品、Capulana(非洲女性常備的長裙)、膠拖鞋、內衣褲、太陽能燈等生活必需品。(攝影:高仲明 / 樂施會義務攝影師)
強風摧毀了無數人的家園,暫住在臨時帳篷的災民獲發手提式太陽能燈,晚上前往公共廁所發生意外的風險大大降低。(攝影:高仲明 / 樂施會義務攝影師)
 
強風摧毀了無數人的家園,暫住在臨時帳篷的災民獲發手提式太陽能燈,晚上前往公共廁所發生意外的風險大大降低。(攝影:高仲明 / 樂施會義務攝影師)
狂風暴雨污染了原有的水源。樂施會向災民派發家用濾水器,過濾後的水可安全飲用。(攝影:高仲明 / 樂施會義務攝影師)
 
狂風暴雨污染了原有的水源。樂施會向災民派發家用濾水器,過濾後的水可安全飲用。(攝影:高仲明 / 樂施會義務攝影師)

前線分享

Kate Lee, Senior Officer -- Humanitarian and Disaster Risk Management

災後100日︰莫桑比克救災扎記

為確保賑災基金的撥款及公眾捐款能夠用得其所,以及協助進一步推動生計重建項目,香港樂施會的人道救援及災害風險管理高級幹事李寶琪於2019年6月中飛抵當地,跟進災區各項救援工作的進度。

閱讀全文

 

災後一年

過去一年,樂施會為超過78萬名非洲南部風災的災民提供支援。

拯救生命是人道救援工作的第一步,接下來的社區復原工作仍有重重難關需要克服。過去一年,除了派發應急物資,我們亦透過公共衞生教育,協助災民預防水傳播疾病,保障民眾健康,並為多個受災地區的弱勢家庭提供長遠支援,工作包括︰

  • 提供農耕工具和適合於冬季種植的農作物種子,以恢復生計
  • 修復損毀的水井和供水設施以確保長遠的清潔食水供應
  • 修復公用洗手間和淋浴設備,並透過衛生推廣活動防止水傳播性疾病在災區傳播
  • 培訓義工以提高災民對防止性暴力和性騷擾等行為的意識,以防止事件在避災中心和社區發生
樂施會向災民派發木薯插枝和蔬菜種子。這類植物的生長周期較短而粗生的農作物,能助災民解決燃眉之急。(攝影:高仲明 / 樂施會義務攝影師)
 
樂施會向災民派發木薯插枝和蔬菜種子。這類植物的生長周期較短而粗生的農作物,能助災民解決燃眉之急。(攝影:高仲明 / 樂施會義務攝影師)
32歲的Mary Gawani(右)和51歲的Mary Kamanga(左)住在馬拉維南部法隆貝縣一條名為Gwembere的村莊。狂風暴雨污染了原有的水源,樂施會為她們的社區修建水井。(攝影:高仲明 / 樂施會義務攝影師)
 
32歲的Mary Gawani(右)和51歲的Mary Kamanga(左)住在馬拉維南部法隆貝縣一條名為Gwembere的村莊。狂風暴雨污染了原有的水源,樂施會為她們的社區修建水井。(攝影:高仲明 / 樂施會義務攝影師)
風災令當地多區的本土經濟活動幾乎完全癱瘓;避難中心的衛生設備嚴重不足令傳染病一觸即發。Sonia原本的職業是鼓勵初生嬰兒的父母為孩子做出生登記,並向婦女推廣有關產後護理的資訊。風災後,她獲樂施會聘任為短期工,負責在避災中心內推廣公共衛生,防止疫症爆發。最近,她用儲下來的薪金在營內開設雜貨店,雖然店面設計簡陋,但她希望用賺來的收入自給自足養活兩個女兒。(攝影︰Elena Heatherwick / 樂施會)
 
風災令當地多區的本土經濟活動幾乎完全癱瘓;避難中心的衛生設備嚴重不足令傳染病一觸即發。Sonia原本的職業是鼓勵初生嬰兒的父母為孩子做出生登記,並向婦女推廣有關產後護理的資訊。風災後,她獲樂施會聘任為短期工,負責在避災中心內推廣公共衛生,防止疫症爆發。最近,她用儲下來的薪金在營內開設雜貨店,雖然店面設計簡陋,但她希望用賺來的收入自給自足養活兩個女兒。(攝影︰Elena Heatherwick / 樂施會)

 

儘管樂施會與當地政府及多個國際救援機構在過去一年竭力為非洲南部風災的災民提供協助,但對貧窮國家而言,重建的過程艱苦且非常漫長。按樂施會統計,截至2020年初,莫桑比克和津巴布韋兩國仍有合共超過10萬名災民被迫寄居在損毀的建築物或過渡房屋中,很多遭風災摧毀的基礎設施包括道路、供水設備、學校等仍有待維修。因此,我們將會繼續聯同夥伴團體協助受影響的人復原社區、重建生計。

 

氣候變化導致天災頻仍

莫桑比克並非驅動全球暖化問題的主力,卻是最大的受害者。

聯合國秘書長安東尼奧 · 古特雷斯(António Guterres)於2019年7月到莫桑比克探訪災民

極端天氣令窮國貧上加貧

事實上,受災三國均為低度發展國家,根據聯合國最新公布的人類發展指數(Human Development Index),津巴布韋、馬拉維和莫桑比克在全球189個國家中分別排150、172及180位(註︰香港位列全球第4),顯示國家在經濟、基建、教育、醫療等多方面都非常匱乏。偏偏氣候變化令極端天氣變得頻繁,過去十年,非洲南部反覆發生嚴重旱災和水災,令當地長期陷入糧食危機,目前,受災三國有接近970萬人急需食物援助。接二連三的災害令社區變得愈來愈脆弱,災民往往未曾從上一次的危機中恢復過來,就要應付新一輪的威脅。

溫室氣體主要來自涉及燃燒化石燃料的活動,例如發電、駕駛汽車和飛機等;大多數發展中國家人口的生活消費碳排放量,遠低於發達國家人口。以三國中受災最嚴重的莫桑比克為例,該國人均碳排放量比美國低超過50 倍,但去年三月短短六周內接連發生的兩場超級颱風,合共造成高達32億美元的經濟損失,相等於該國全年22%的國內生產總值,以及政府全年近五成的公共財政開支。換句話說,須對氣候變化負上較小責任的貧窮人,卻要承受最大的惡果。

雖然災民的生活正陸續重回正軌,但並不代表自此無後顧之憂,相反他們每日都活在惶恐中。Virginia(左)是非洲南部風災的災民,颱風將她的農地摧毀,後來樂施會向她提供種子和農耕工具,讓她重新開展種植,但不幸地今年一月當地再次因連日暴雨而水浸,她的玉米田更停止生長而通通報銷。(攝影︰Elena Heatherwick / 樂施會)
 
雖然災民的生活正陸續重回正軌,但並不代表自此無後顧之憂,相反他們每日都活在惶恐中。Virginia(左)是非洲南部風災的災民,颱風將她的農地摧毀,後來樂施會向她提供種子和農耕工具,讓她重新開展種植,但不幸地今年一月當地再次因連日暴雨而水浸,她的玉米田更停止生長而通通報銷。(攝影︰Elena Heatherwick / 樂施會)
因為貧窮,當地大部分建築物和社區設施包括學校等都是用廉價的泥土建成,沒法抵禦大型災害,強風將他們擁有的一切通通捲走,數以萬計的人一夜間變得一無所有。交通和通訊中斷,政府和救援機構單單到各個災區向災民派發物資就得花上幾個月,在資金不足的情況下,社區重建將會是漫漫長路。(攝影:高仲明 / 樂施會義務攝影師)
 
因為貧窮,當地大部分建築物和社區設施包括學校等都是用廉價的泥土建成,沒法抵禦大型災害,強風將他們擁有的一切通通捲走,數以萬計的人一夜間變得一無所有。交通和通訊中斷,政府和救援機構單單到各個災區向災民派發物資就得花上幾個月,在資金不足的情況下,社區重建將會是漫漫長路。(攝影:高仲明 / 樂施會義務攝影師)
近月,蝗蟲肆虐非洲多國,莫桑比克和馬拉維亦未能倖免,大片農作物被摧毀,直接影響當地糧食供應。「伊代」風災災民Jorge和太太Palmira原本想透過種植香蕉樹等農作物重建生計,但樹葉和果實卻被大量蝗蟲咬破,損失慘重。(攝影︰Elena Heatherwick / 樂施會)
 
近月,蝗蟲肆虐非洲多國,莫桑比克和馬拉維亦未能倖免,大片農作物被摧毀,直接影響當地糧食供應。「伊代」風災災民Jorge和太太Palmira原本想透過種植香蕉樹等農作物重建生計,但樹葉和果實卻被大量蝗蟲咬破,損失慘重。(攝影︰Elena Heatherwick / 樂施會)

 

倡高碳排富國承擔責任 向受災窮國增援助資金

根據樂施會最新發表題為《風暴之後》(只有英文)的研究報告,聯合國曾表示會因應是次非洲南部風災為莫桑比克及津巴布韋向各國政府及機構籌措合共450萬美元 的援助金額,但截至2020年2月28日,只達到目標金額的43%;而最令人震驚的是,各國政府 每年向煤炭、石油和天然氣的生產和使用者所提供的化石燃料補貼竟高達5.2萬億美元(包括因破壞環境而對醫療系統所造成的經濟負擔,以及少收稅項所帶來的財務損失)。最終,莫桑比克政府在逼於無奈的情況下,須向國際貨幣基金組織借貸118億美元開展災後重建計劃。

 

了解更多樂施會在推動氣候和糧食公義的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