带著这件「宝贝」,我逃离了叙利亚
跳往主要内容
开始主要内容

专题故事

人道救援, 中东2017年3月15日

带著这件「宝贝」,我逃离了叙利亚

乐施会 - 图像

乐施会

乐施会是一个独立的发展及救援机构,致力消除贫穷以及与贫穷有关的不公平现象。

摄影:Pablo Tosco / 乐施会

(摄影:Pablo Tosco / 乐施会)

 

从今天算起,叙利亚危机进入了第七个年头。

2011年3月15日,叙利亚首都大马士革爆发反政府游行示威,之后各反对派势力一直与政府军处于冲突状态。

6年的冲突已造成逾30万人因战争而断送性命,超过1,350万人急需人道援助,当中包括630万名在国内流离失所的叙利亚人。此外,超过490万人被迫逃离叙利亚,目前栖身于邻国约旦、黎巴嫩和土耳其。大部分叙利亚难民身无长物,陷入贫穷:在黎巴嫩,有超过70%难民在贫穷线下挣扎求存,而在约旦,这个数字高达86%。

与此同时,随著国际局势的变化,欧美等国家接纳难民的政策持续收紧甚至带有敌意,一扇扇新生活的大门紧紧关上。

对叙利亚人来说,前似无通路,后不见归途。 美国乐施会的Coco Mccabe请来自叙利亚的难民挑一件自己的生活品,并介绍这件物品的故事。

他们有的,只是离开家时随身携带的物品。这些朴实无华的物品,对他们来说算是珍宝,联结著他们已逝去的美好时光。

 

一只手表

一只手表

「我不能看到这只手表,它原本是属于我儿子的。我的儿子不只是我的孩子,他还是我的朋友,我们常常并肩坐在一起聊天,聊各自担忧的事情,聊他的学校生活。在他的父亲去世后,我从未见过他哭泣。他告诉我,父亲告诉他要坚强地做个男人。我曾经偷偷跟著他,发现他在屋外放声大哭,可在回家前,他还是擦干了眼泪。」

原本在叙利亚过著丰足生活的她,现在生活在黎巴嫩的贝卡谷地营地中。

在短短的3个月内,她接连失去了自己的丈夫和长子。

 

一件衣服

一件衣服

「这件衣服总是让我回忆起我经历的所有苦难。这并不是我的裙子。当子弹在我的家里横飞时,我裸体逃到了邻居家。他们抓了条裙子给我,紧接著把我扔出屋外,这才让我逃出来。」

当时她正在洗澡,听到外面孩子的叫声。她冲出浴室,却看到入侵者已经杀死了自己的孩子。她顾不上穿衣服,设法逃到了邻居家中。

她逃离了一场谋杀,不幸的是,她的孩子却没有逃出来。

 

一份成绩单

一份成绩单

「就在离开叙利亚的几天前,我们收到了他的考试成绩,他的成绩很好。为了庆祝,我们还邀请邻居一起烧烤。我为他骄傲,我希望他可以完成学业。他对医学研究很感兴趣。」

她在叙利亚的房子毁掉了,她逃出来时并未能夺回多少财产,却保住了儿子的最后一份成绩单。

「我的6个孩子都需要上学,可是注册需要钱。他们需要笔记本,需要衣服,需要一切。以前生活如常时,我先生的工作可以支付这些,可现在我们什么都没有了。」

 

一张儿时的照片

一张儿时的照片

他从钱包中抽出了一张自己小时候的照片:「这让我想到我的母亲。她拍了这张照片并让我一直保存起来。我还有一张在原来的家中,却再也看不到了。」

在黎巴嫩贝卡谷地的一个难民聚居地,他刚刚迎娶了自己的第二任妻子,正在等待他们第一个孩子的降临。

「我的心都碎了。我觉得他的生活被毁了。」

 

一个制作中东油炸素丸子的模具

一个制作中东油炸素丸子的模具

「它看起来毫不起眼。我13岁的时候就开始用它工作。它是我的生计来源,让我过上了更好的生活。对我来说,除了开餐厅我什么都不会做。」

他是极少数能够在美国安顿下来的叙利亚难民之一。他现在住在芝加哥的郊区,并打算在这里开一家餐厅。他在叙利亚时也有一家餐厅,离开后他一直带著自己做中东油炸素丸子的模具。

「我的父亲告诉我,这样一个模具并不便宜。我要好好使用它、尊重它,不要总去换新的模具,我要依赖它,在这个行业获得荣誉和尊严。我的父亲教会我,要照料好一切才能取得更大的成功。他2007年的时候去世了,我很想他。他是个了不起的人,他把一家人都照顾得很好。」

 

目前乐施会正在叙利亚境内及邻国黎巴嫩、约旦进行人道救援工作,并在希腊、塞尔维亚和马其顿等地支援逃往这里的叙利亚难民。截至2016年12月,香港乐施会已投放276万元港币以进行人道救援工作。

目前乐施会正在叙利亚境内及邻国黎巴嫩、约旦进行人道救援工作,并在希腊、塞尔维亚和马其顿等地支援逃往这里的的叙利亚难民。

(摄影:Pablo Tosco / 乐施会)

 

(除注明外,文中图片由Coco Mccabe / Oxfam America提供)

 

了解更多乐施会在叙利亚危机中的救援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