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讨调整最低工资可行方案
跳往主要内容
开始主要内容

专题故事

倡导工作2021年9月28日

探讨调整最低工资可行方案

曾迦慧 - 图像

曾迦慧

曾迦慧是乐施会总裁。

疫情期间,百业萧条,面对经济不景,基层首当其冲受到直接影响。他们除了可能面对失业风险,就算幸运保住工作,亦有机会遭到减薪、冻薪。因此,最低工资发挥著重要的角色,好比一条安全线,避免低收入人士工资水平过低。

八成欧盟成员国在疫情下也调升最低工资

有意见指出,在经济未完全恢复下,最低工资应该冻结;但实际上,全球不少国家及地区都在这个艰难时刻,上调最低工资水平,让基层享受辛劳的成果。本年六月,欧盟公布《最低工资2021年度报告》,报告内提到在22个成员国当中,近八成成员国(17个)在过去一年也提高最低工资水平。当中拉脱维亚、斯洛文尼亚、斯洛伐克、保加尼亚及立陶宛等上升超过5%;至于英国、德国、葡萄牙、法国及荷兰等亦录得1至5%的升幅[1]。

表

其他资料亦显示,在香港邻近地方,包括中国内地主要城市(天津、北京、上海)、日本、南韩以及台湾,最低工资亦分别增加6.3%、5.5%、4.5%、3.1%、1.5%以及1.3%。

form

欧盟指出,若工人赚取工资低于全国工资中位数60%,他将面临贫穷的风险[8] 。因此,成员国调整最低工资的金额时,亦会考虑以上因素,避免因工资过低导致工友跌入贫穷网。而中国内地更加清楚指出调整最低工资的目标是「保障低端劳动者及其赡养人口的基本生活不受影响[9] 」;这反映在疫情的阴霾下,更应保障基层工友及其家庭维持基本生活水平,调高最低工资是大势所趋。
 
相对国际做法,香港政府公布未来两年冻结最低工资,这表示最快也要等到2023年才有机会检讨及调整,基层工友变相「4年没人工加」。而由2019年6月至今年6月,甲类消费物价指数已上升2.1%,当中食品的指数更上升4.4%,预计未来增幅将进一步加大。因此,基层市民将面对「通胀蚕食,银纸缩水」的苦况,生活只会更加捉襟见肘。

乐施会认为当局应尽快重启调整最低工资,让基层工友的工资水平追回通胀,享受辛劳工作的成果。至于有关水平及发放形式,乐施会认为可参考以下原则:
 
考虑「一养一」、高于平均综援金额重要原则制定最低工资水平

根据《2019年香港贫穷情况报告》,于全港整体在职住户当中,一名家庭就业成员平均需供养约一名(0.7)无业人士(如儿童或长者等)[10] 。故此,在计算最低工资水平时,需确保水平可支持雇员最少能负担一名非在职家庭成员的基本生活需要,符合「一养一」的原则。
 
若以现时最低工资水平与综援水平比较,最低工资金额较领取综援平均金额为低。以二人家庭为例,综援平均每月金额为10,962元[11] 。参考《2020年收入及工时按年统计调查报告》,一名全职非技术工人每星期工时中位数49.9小时[12] ,以每周工作6日计算,每日工时为8.3小时。若以最低工资计算工时,在每月工作26天的情况下,他的月薪仅有8,092元,低于二人家庭综援平均水平达26%[13] 。在经济低迷的情况下,最低工资就彷如支持基层工友自力更生的最后一道防线,令他们不至跌入综援网。但现时最低工资水平已落后综援水平,这将大大打击低薪雇员工作的意欲。
 
分阶段支付最低工资的升幅

德国自2019年[14]起已使用分阶段形式让雇主支付最低工资。在2020年,德国政府已通过最低工资须在2022年前分阶段提升至10.45欧元的水平,雇主需于2021年1月、7月、2022年1月以及7月,分别支付9.5欧元,9.6欧元,9.82欧元以及10.45欧元的最低工资[15] 。这种分阶段式以发放最低工资的方法,某程度上值得香港借镜。
 
乐施会认为,在现时经济仍未过分明朗,基层工友面对工资滞后通胀的情况下,分阶段发放最低工资可达「双赢局面」。打工仔可得到薪酬上的调整外,雇主亦可以在按部就班的情况下支付有关薪酬水平,减轻商界阵痛。
 
长远应推行生活工资

乐施会认为,工友付出劳动力后,理应得到合理的工资水平,并足以应付自己及其家庭的基本生活需要,过有体面的生活。而最低工资并未能做到以上的要求。现时乐施会提倡的生活工资是时薪57.1元,让工友可以应付:食物、住屋、教育、医疗护理、交通及其他突发事件的储备开支。
 
世界各地已有不少国家实施生活工资,包括英国、澳洲、加拿大、美国等地。以英国为例,2011年生活工资与最低工资相距为15.6%,到2021年已收窄至8.2%[16] 。这亦反映生活工资的水平亦可成为制定最低工资的一个指标。
 
现时,香港的最低工资与生活工资的金额水平差距甚广,当局宜在检讨最低工资的同时,以拉近与生活工资的差距为其中目标,让基层工友获得更具尊严的生活,为收窄贫富差距出一分力。
 
注释: 

[1] P.8, Industrial relations and social dialogue Minimum wages in 2021: Annual review(Eurofound Research Report)

[2] 天津市调整最低工资标准(《天津日报》,2021.5.1)
[3][4] 11省份上调2021年最低工资标准 这些人受益(中国新闻网,2021.7.30)
[5] 日本上调全国平均最低时薪至930日元(日经中文网,2021.7.15)
[6] 南韩劳资今起谈判明年最低工资(韩联社,2021.4.20)
[7] 110年1月1日起,基本工资调涨(台湾,行政院网站,2021.1.15)
[8] Eurostat:Data Browser
[9] 内地多省市上调最低工资标准 月薪最多系边到?(香港01,2021.7.11)
[10] P.69,2019年香港贫穷情况报告

[11] 罗致光网志谈福利制度(政府新闻网,2021.2.14)
[12] P.10,2020年收入及工时 按年统计调查报告
[13] $10,962 – 9067.5 = $1894.5
[14] Germany Gross Minimum Wages(TRADING ECONOMICS)
[15] P.20,Industrial relations and social dialogue Minimum wages in 2021: Annual review(Eurofound Research Report)
[16] What is the real living wage? (Living Wage Foundation) 

 

原文刊于:
《众新闻》博客 | 乐施会——探讨调整最低工资可行方案(2021.09.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