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养一」两老家庭最容易「入不敷支」 八成半长者无法退休 乐施会促新一届政府检视安老扶贫政策
跳往主要内容
开始主要内容

新闻稿及更新

2022年6月09日

「一养一」两老家庭最容易「入不敷支」 八成半长者无法退休 乐施会促新一届政府检视安老扶贫政策

新一届政府上任在即,乐施会今日发表「年长人士及长者贫穷与就业问题研究」报告,推算「一养一」的两老家庭最容易「入不敷支」,家庭财政每月约有1,500元赤字;逾八成受访年长人士或长者认为,现时与老人相关的社福政策保障不足。人口老化下,预计长者贫穷情况将会更为严峻,乐施会促请新一届政府全面检视安老扶贫政策,包括将长者生活津贴调高至每月至少4,400元(参考一人住户贫穷线制定)、检讨护老者津贴及相关政策等,协助长者脱离贫穷,在社区安老。

乐施会总裁曾迦慧指出:「最新长者贫穷率创近十年新高。面对经济困难,有部分长者即使已经挨了大半生,仍然要继续工作帮补生计,议价力薄弱亦令他们只能从事厌恶性、低薪及较零散的工作。人口老化下,安老扶贫政策是新一届政府必须处理的重大事项之一。」

乐施会港澳台项目总监黄硕红表示:「取消强积金对冲的条例虽已通过,但预计最快到2025年才实施。由于条例不设追溯期,变相基层市民于未来三年的强积金户口内的存款仍会被对冲。因此,当局必须尽快落实有关条例,让基层年长工友在退休后能有效透过强积金维持生活,保障他们的权益免受剥削。」

乐施会一直关注长者贫穷问题。乐施会委托由黄于唱教授带领的明爱专上学院汤凤贤社会科学院研究团队进行相关研究,于去年下半年面谈访问180位60岁或以上的贫穷年长人士及长者,当中逾三成有工作;65岁或以上仍在工作的一群受访长者,高达八成半人指工作的主要原因为「有经济需要」。不过,从事半职的比例亦明显高于全港比例——受访的60至64岁年长人士从事半职的比例高达50%,而65岁或以上的受访长者亦有40.7%从事半职工作,分别是全港从事兼职的劳动人数比率的3.3倍及2.7倍。

在没有工作并已退休的年长人士及长者中,退休主要原因是「因病患/伤残而无法工作」,其次分别为「相信找不到做得来/合适的工作」及「要照顾家人」。

疫情下,不少受访者反映工资及工时都有减少。他们在受访前三个月的平均月入仅7,144元,每人每月平均支出为4,300元,日常生活最大支出按次为食物开支及住屋租金。按数据推算,「一养一」的两老家庭最容易陷入「入不敷支」的困境,每月支出比收入多出1,456元。受访者或会动用储蓄或依靠子女供养以应付这个差额,惟实际上这两个选项均受制于很多不确定因素,「储蓄」及「子女供养」并不是基层长者的安全网。

由于大部分长者福利政策(包括长者生活津贴、生果金、综援)都是以65岁为起点,因此对于60至64岁贫穷年长人士而言,他们只可以申请「在职家庭津贴」(职津)以纾缓经济困难。可是,碍于身体状况及疫情关系,此组群人士半数也只是从事半职工作,或导致他们未能符合申请职津的最低工时要求。

个案分享:

一)赵伯(化名、64岁)
赵伯任职餐饮业约30年,早年先后要做脑手术和患上鼻烟癌(目前已康复),加上职业劳损,身体状况大不如前,唯有转做散工。临近退休年纪,赵伯却未曾想过退休,「要租屋、要养家,加上疫情期间停工好耐,有得做得一定做!」第五波疫情爆发初期令他开工不足,收入随即锐减,月薪只有约6,500元,但租金连水电已花上约5,000元;在最艰难的日子,赵伯要向亲戚借钱度日。暂时,赵伯的工时符合资格领取「在职家庭津贴」,惟职津的工时要求自六月起提高至144小时,若赵伯被公司扣减工时,或因身体状况不佳而无法工作,或未能符合申领资格,变相少了一份收入,令他的经济状况雪上加霜。

二)刘婆婆(即将65岁)
刘婆婆与87岁的母亲一起住在㓥房,另外还要供养非同住、年届92岁的父亲。她现职洗碗工,月入9,500左右,月入一半都用作交租,其余最大的开支是照顾父母的膳食。疫情下,刘婆婆同样面对工时和收入锐减的情况,幸公司仍未结业,工作保得住,却已耗尽仅余的积蓄。最近,刘婆婆跟我们分享一个「好消息」——「今年八月我便65岁了,可以申请长者生活津贴!每月有多三千几元,交租都无咁吃力!」刘婆婆喜悦之情,可见「长生津」是对基层长者的重要支柱之一。

候任行政长官在其选举政纲提出「关怀安老助弱解困」为核心政策之一,如何改善现行政策是未来关键所在,乐施会提出以下政策建议: 

  • 提高长者生活津贴相关资助金额:建议有关津贴水平可参考一人住户贫穷线制定,由现时每月3,915元调高至每月不低于4,400元,这方可能令长者过著有尊严的基本生活;
  • 放宽在职家庭津贴工时要求:由于长者多从事零散兼职工作,当局应放宽在职家庭津贴工时要求,让担任有关工作的年长工友也能受惠;
  • 检讨「为低收入家庭护老者提供生活津贴试验计划」:当局有责任为「为低收入家庭护老者提供生活津贴试验计划」正名,将计划恒常化;亦应按实际需要增加有关服务名额。基于有关资助金额自2014年后没有调整,当局应参考过去甲类消费物价指数调整有关金额。同时,应撤销照顾者不能领取综援及长者生活津贴的规定,让更多基层可以以老护老,减轻现时安老宿位短缺的负担;
  • 尽快落实取消强积金对冲:尽快落实全面取消对冲机制,让长者退休后能有效透过强积金维持生活;
  • 检讨「中高龄就业计划」的成效:上调有关津贴的金额,将在职培训津贴增加至6,000元;同时将留任津贴由现时每月最多1,000元增加至2,000元,以鼓励机构长时间聘用员工。当局亦应加强力度推广有关计划,并且鼓励合资格雇主提供更多适合年长人士及长者的工种,如陪诊、学校课后清洁、校车学童照顾、回收分类等——工时及工作性质较为弹性、较少体力劳动以及无需过多电脑及语文技巧的工作。
  • 尽快修订《雇佣条例》以保障零散工:乐施会敦促劳工及福利局、立法会人力事务委员会等应推动劳工顾问委员会尽快重启检讨「4.18」规定,让零散工得到更多的劳工保障。


- 完 -


关于乐施会
乐施会是国际扶贫机构,致力透过政策倡议、社区扶贫及人道救援服务,与大众共建「无穷世界」。
 

传媒查询,请联络:
吴颖芝Josephine Ng
乐施会传讯经理
电话:+852 3120 5280
电邮:josephine.ng@oxfam.org.hk
    

左起:明爱专上学院社会科学院教授黄于唱、乐施会总裁曾迦慧、乐施会港澳台项目总监黄硕红

乐施会发表「年长人士及长者贫穷与就业问题研究」报告,推算「一养一」的两老家庭最容易「入不敷支」,家庭财政每月约有1,500元赤字。

乐施会促请新一届政府全面检视安老扶贫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