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養一」兩老家庭最容易「入不敷支」 八成半長者無法退休 樂施會促新一屆政府檢視安老扶貧政策
跳往主要內容
開始主要內容

新聞稿及更新

2022年6月09日

「一養一」兩老家庭最容易「入不敷支」 八成半長者無法退休 樂施會促新一屆政府檢視安老扶貧政策

新一屆政府上任在即,樂施會今日發表「年長人士及長者貧窮與就業問題研究」報告,推算「一養一」的兩老家庭最容易「入不敷支」,家庭財政每月約有1,500元赤字;逾八成受訪年長人士或長者認爲,現時與老人相關的社福政策保障不足。人口老化下,預計長者貧窮情況將會更爲嚴峻,樂施會促請新一屆政府全面檢視安老扶貧政策,包括將長者生活津貼調高至每月至少4,400元(參考一人住戶貧窮線制定)、檢討護老者津貼及相關政策等,協助長者脫離貧窮,在社區安老。

樂施會總裁曾迦慧指出:「最新長者貧窮率創近十年新高。面對經濟困難,有部分長者即使已經捱了大半生,仍然要繼續工作幫補生計,議價力薄弱亦令他們只能從事厭惡性、低薪及較零散的工作。人口老化下,安老扶貧政策是新一屆政府必須處理的重大事項之一。」

樂施會港澳台項目總監黃碩紅表示:「取消強積金對沖的條例雖已通過,但預計最快到2025年才實施。由於條例不設追溯期,變相基層市民於未來三年的強積金戶口内的存款仍會被對沖。因此,當局必須儘快落實有關條例,讓基層年長工友在退休後能有效透過強積金維持生活,保障他們的權益免受剝削。」

樂施會一直關注長者貧窮問題。樂施會委託由黃於唱教授帶領的明愛專上學院湯鳳賢社會科學院研究團隊進行相關研究,於去年下半年面談訪問180位60歲或以上的貧窮年長人士及長者,當中逾三成有工作;65歲或以上仍在工作的一群受訪長者,高達八成半人指工作的主要原因為「有經濟需要」。不過,從事半職的比例亦明顯高於全港比例——受訪的60至64歲年長人士從事半職的比例高達50%,而65歲或以上的受訪長者亦有40.7%從事半職工作,分別是全港從事兼職的勞動人數比率的3.3倍及2.7倍。

在沒有工作並已退休的年長人士及長者中,退休主要原因是「因病患/傷殘而無法工作」,其次分別為「相信找不到做得來/合適的工作」及「要照顧家人」。

疫情下,不少受訪者反映工資及工時都有減少。他們在受訪前三個月的平均月入僅7,144元,每人每月平均支出為4,300元,日常生活最大支出按次為食物開支及住屋租金。按數據推算,「一養一」的兩老家庭最容易陷入「入不敷支」的困境,每月支出比收入多出1,456元。受訪者或會動用儲蓄或依靠子女供養以應付這個差額,惟實際上這兩個選項均受制於很多不確定因素,「儲蓄」及「子女供養」並不是基層長者的安全網。

由於大部分長者福利政策(包括長者生活津貼、生果金、綜援)都是以65歲為起點,因此對於60至64歲貧窮年長人士而言,他們只可以申請「在職家庭津貼」(職津)以紓緩經濟困難。可是,礙於身體狀況及疫情關係,此組群人士半數也只是從事半職工作,或導致他們未能符合申請職津的最低工時要求。

個案分享:

一)趙伯(化名、64歲)
趙伯任職餐飲業約30年,早年先後要做腦手術和患上鼻煙癌(目前已康復),加上職業勞損,身體狀況大不如前,唯有轉做散工。臨近退休年紀,趙伯卻未曾想過退休,「要租屋、要養家,加上疫情期間停工好耐,有得做得一定做!」第五波疫情爆發初期令他開工不足,收入隨即銳減,月薪只有約6,500元,但租金連水電已花上約5,000元;在最艱難的日子,趙伯要向親戚借錢度日。暫時,趙伯的工時符合資格領取「在職家庭津貼」,惟職津的工時要求自六月起提高至144小時,若趙伯被公司扣減工時,或因身體狀況不佳而無法工作,或未能符合申領資格,變相少了一份收入,令他的經濟狀況雪上加霜。

二)劉婆婆(即將65歲)
劉婆婆與87歲的母親一起住在劏房,另外還要供養非同住、年屆92歲的父親。她現職洗碗工,月入9,500左右,月入一半都用作交租,其餘最大的開支是照顧父母的膳食。疫情下,劉婆婆同樣面對工時和收入銳減的情況,幸公司仍未結業,工作保得住,卻已耗盡僅餘的積蓄。最近,劉婆婆跟我們分享一個「好消息」——「今年八月我便65歲了,可以申請長者生活津貼!每月有多三千幾元,交租都無咁吃力!」劉婆婆喜悅之情,可見「長生津」是對基層長者的重要支柱之一。

候任行政長官在其選舉政綱提出「關懷安老助弱解困」為核心政策之一,如何改善現行政策是未來關鍵所在,樂施會提出以下政策建議: 

  • 提高長者生活津貼相關資助金額:建議有關津貼水平可參考一人住戶貧窮線制定,由現時每月3,915元調高至每月不低於4,400元,這方可能令長者過著有尊嚴的基本生活;
  • 放寬在職家庭津貼工時要求:由於長者多從事零散兼職工作,當局應放寬在職家庭津貼工時要求,讓擔任有關工作的年長工友也能受惠;
  • 檢討「為低收入家庭護老者提供生活津貼試驗計劃」:當局有責任為「為低收入家庭護老者提供生活津貼試驗計劃」正名,將計劃恆常化;亦應按實際需要增加有關服務名額。基於有關資助金額自2014年後沒有調整,當局應參考過去甲類消費物價指數調整有關金額。同時,應撤銷照顧者不能領取綜援及長者生活津貼的規定,讓更多基層可以以老護老,減輕現時安老宿位短缺的負擔;
  • 儘快落實取消強積金對沖:儘快落實全面取消對沖機制,讓長者退休後能有效透過強積金維持生活;
  • 檢討「中高齡就業計劃」的成效:上調有關津貼的金額,將在職培訓津貼增加至6,000元;同時將留任津貼由現時每月最多1,000元增加至2,000元,以鼓勵機構長時間聘用員工。當局亦應加强力度推廣有關計劃,並且鼓勵合資格僱主提供更多適合年長人士及長者的工種,如陪診、學校課後清潔、校車學童照顧、回收分類等——工時及工作性質較爲彈性、較少體力勞動以及無需過多電腦及語文技巧的工作。
  • 儘快修訂《僱傭條例》以保障零散工:樂施會敦促勞工及福利局、立法會人力事務委員會等應推動勞工顧問委員會儘快重啟檢討「4.18」規定,讓零散工得到更多的勞工保障。


- 完 -


關於樂施會
樂施會是國際扶貧機構,致力透過政策倡議、社區扶貧及人道救援服務,與大眾共建「無窮世界」。
 

傳媒查詢,請聯絡:
吳穎芝Josephine Ng
樂施會傳訊經理
電話:+852 3120 5280
電郵:josephine.ng@oxfam.org.hk
    

左起:明愛專上學院社會科學院教授黃於唱、樂施會總裁曾迦慧、樂施會港澳台項目總監黃碩紅

樂施會發表「年長人士及長者貧窮與就業問題研究」報告,推算「一養一」的兩老家庭最容易「入不敷支」,家庭財政每月約有1,500元赤字。

樂施會促請新一屆政府全面檢視安老扶貧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