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往主要内容
开始主要内容

专题故事

倡导工作, 人道救援2020年7月31日

饥饿致死的人,甚至会超过染疫死者——肺炎下要救市更应救人

郭盈悦 - 图像

郭盈悦

郭盈悦于2017年中加入乐施会,曾任职国际项目部,参与东亚及东南亚的社区发展及扶贫工作;其后加入传讯部,负责全球倡议及人道救援项目的传讯工作。

新冠肺炎疫情下,封城措施令全球经济活动停顿,裁员、倒闭成潮,最受打击往往是基层劳工。在香港,政府公布最新失业率为6.2%,创逾15年新高,更预期未来数月会持续上升。本地疫情反弹,全球疫情亦未消退,直至七月初,多个美洲、南亚及非洲国家的单日确诊数字依然屡创新高,疫情未受控,对经济的影响亦愈见不明朗。

香港︰基层家庭节衣缩食

面对持续的停工和失业问题,很多本地基层家庭都要节衣缩食。自4月下旬开始,香港乐施会联同共厨家作、关注综援及低收入联盟、香港营养师协会以及基督教联合拿打素社康服务,推出「悭得有营餸基层」计划,为有儿童的基层㓥房家庭,提供持续半年,并切合营养需求的食物援助。每户除了每星期获发4包由营养师设计菜单的新鲜餸菜包外,营养师更会教授健康饮食及烹调知识,长远达致「用小钱,煮得有营」。

在香港,乐施会推出「悭得有营????基层」计划,「有营????包」由社会企业「共厨家作」制作。共厨家作在2016年由乐施会及社创基金提供种子基金资助成立,旨在透过善用厨房闲置时段,让基层市民进驻制作美食出售,以赚取收入。
 
在香港,乐施会推出「悭得有营餸基层」计划,「有营????包」由社会企业「共厨家作」制作。共厨家作在2016年由乐施会及社创基金提供种子基金资助成立,旨在透过善用厨房闲置时段,让基层市民进驻制作美食出售,以赚取收入。(摄影︰Adi Gunawan / 乐施会)
阿芳(右)一家五口住在深水埗的㓥房单位。疫情期间,阿雯丈夫收入下跌近两成,家庭经济状况更加拮据。参加计划后,她学会多款高营养价值且价钱相宜的菜式。
 
阿芳(右)一家五口住在深水埗的㓥房单位。疫情期间,阿雯丈夫收入下跌近两成,家庭经济状况更加拮据。参加计划后,她学会多款高营养价值且价钱相宜的菜式。(摄影︰陈敏婷 / 乐施会)

 

除了「民间自救」,坐拥财政储备高达1万1千亿元的香港政府应该采取更加进取的措施,令失业的基层市民获得更适切的支援。除了「撑企业、保就业」,我们倡议政府向失业人士提供「短期失业援助」,以解燃眉之急,并尽快落实研究「失业保障制度」,为最弱势的人提供更多保障。

印度︰农民工被迫徒步返乡

香港是已发展经济体,拥有相对完善的公共政策,但持续数月的疫情已对弱势的劳工造成沉重的冲击。在一些发展中国家,尤其是对以工业和农业为主要经济动力的国家,政府财力有限未能为受影响的企业及劳工提供支援,许多低技术工人被裁后顿时生计不保,就算决定另觅出路,但却荆棘满途。

以印度为例,全国有接近1亿4千万名农民工,大部分从事体力劳动行业。一直以来,企业为节省成本和保持营运弹性,都倾向以短期合约方式聘用农民工,公司毋须为被裁的员工提供遣散赔偿。印度自三月尾实施封城措施以来,全国企业停工停产接近四个月,虽然少部分行业获政府批准复工,但仍有数以十万计的农民工被裁,他们无法再负担起城市里高昂的租金和生活成本,只好返乡,尝试透过复耕自给自足。

疫情令数以万计的印度农民工失去工作,他们无法负担城市里高昂的租金和生活成本,唯有带包袱返乡。
 
疫情令数以万计的印度农民工失去工作,他们无法负担城市里高昂的租金和生活成本,唯有带包袱返乡。(摄影︰Ashish Sharma)
印度乐施会同事和伙伴团体在奥里萨邦(Odisha)一个交通交汇处向农民工派发饭盒。不少排队的人已经两天没有进食,但仍要步行多数百公里才回到家中。
 
印度乐施会同事和伙伴团体在奥里萨邦(Odisha)一个交通交汇处向农民工派发饭盒。不少排队的人已经两天没有进食,但仍要步行多数百公里才回到家中。(摄影︰印度乐施会)

 

非洲︰贫穷人忧染病前已饿死

除了南亚,非洲的情况同样严峻。非洲有超过12亿人口,当中近八成半的劳动人口是从事非正式工作,即从事合法经济活动,却未被纳入社会保障体系的劳动者,大部分是临时工或自雇人士,包括在流动市集卖菜的妇女、专门接待外国游客的导游,亦有以日薪形式获聘的家政工。为免疫情将脆弱的医疗系统拖垮,多国都采取强硬防疫措施,禁止市民在街上停留,小商贩生意大幅下滑,旅游业从业员的生意更跌至零。在日常日子,以上的工种看似多劳多得,但实质的收入并不高,加上城市物价昂贵,很多非正式工人根本无法储蓄,更有在肯亚首都奈洛比工作的的士司机向当地乐施会的同事表示︰「我很担心家人在染病前已经饿死。」经济前景不明朗,他道出了很多贫穷人的忧虑。

38岁的肯亚妇女Beatrice是家务助理,疫情下客人纷纷取消预约。以往,求职的的家务助理会聚集在市内一个特定地点,雇主会亲身到场招聘,但最近政府规定所有人不可在街上流连。她慨叹︰「我是单亲妈妈,留家抗疫没有收入,孩子要挨饿,但上街找工作又会被驱赶。我无时无刻都处于两难。」
 
38岁的肯亚妇女Beatrice是家务助理,疫情下客人纷纷取消预约。以往,求职的的家务助理会聚集在市内一个特定地点,雇主会亲身到场招聘,但最近政府规定所有人不可在街上流连。她慨叹︰「我是单亲妈妈,留家抗疫没有收入,孩子要挨饿,但上街找工作又会被驱赶。我无时无刻都处于两难。」(摄影︰Blandina Bobson / 乐施会)
38岁的肯亚妇女Beatrice是家务助理,疫情下客人纷纷取消预约。以往,求职的的家务助理会聚集在市内一个特定地点,雇主会亲身到场招聘,但最近政府规定所有人不可在街上流连。她慨叹︰「我是单亲妈妈,留家抗疫没有收入,孩子要挨饿,但上街找工作又会被驱赶。我无时无刻都处于两难。」
 
Beatrice与女儿Ashley(左)和儿子Ryan(前)居住在简陋、狭窄的棚屋。很多附近的邻居同样是以日薪形式获聘的的基层工人,疫情下收入大减。(摄影︰Blandina Bobson / 乐施会)

 

倡国际社会助穷国应对疫情带来的经济冲击

国际乐施会早前发表报告,促请国际社会尽快为贫穷国家提供经济援助,否则每日生活费少于5.5美元的贫穷人口将会增加5亿,至接近40亿人;饥饿、营养不良等问题亦会恶化,因疫情而挨饿致死的人数,甚至会超过染疫死亡人数。我们正敦促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世界银行、二十国集团(G20)制订全面的援助计划,包括免除发展中国家今年大约1万亿美元的债务、发放国际储备等,让贫穷国家的政府有能力向受影响的基层市民及小型企业提供支援,例如发放现金津贴、派发紧急粮食等,让贫穷人不至贫上加贫,甚至要饿死。

 

(原文刊登于关键评论网

 

「悭得有营餸基层」计划乐施会全球防疫抗疫工作新冠肺炎疫情相关倡议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