飢餓致死的人,甚至會超過染疫死者——肺炎下要救市更應救人
Skip to main content
Start main content

Feature Stories

Advocacy and Campaign, Humanitarian31 JUL 2020

飢餓致死的人,甚至會超過染疫死者——肺炎下要救市更應救人

Image of Joyce Kwok

Joyce Kwok

Joyce Kwok joined Oxfam in 2017 and is mainly responsible for management of projects in Asia of the International Programme Unit.

新冠肺炎疫情下,封城措施令全球經濟活動停頓,裁員、倒閉成潮,最受打擊往往是基層勞工。在香港,政府公布最新失業率為6.2%,創逾15年新高,更預期未來數月會持續上升。本地疫情反彈,全球疫情亦未消退,直至七月初,多個美洲、南亞及非洲國家的單日確診數字依然屢創新高,疫情未受控,對經濟的影響亦愈見不明朗。

香港︰基層家庭節衣縮食

面對持續的停工和失業問題,很多本地基層家庭都要節衣縮食。自4月下旬開始,香港樂施會聯同共廚家作、關注綜援及低收入聯盟、香港營養師協會以及基督教聯合拿打素社康服務,推出「慳得有營餸基層」計劃,為有兒童的基層劏房家庭,提供持續半年,並切合營養需求的食物援助。每戶除了每星期獲發4包由營養師設計菜單的新鮮餸菜包外,營養師更會教授健康飲食及烹調知識,長遠達致「用小錢,煮得有營」。

在香港,樂施會推出「慳得有營餸基層」計劃,「有營餸包」由社會企業「共廚家作」製作。共廚家作在2016年由樂施會及社創基金提供種子基金資助成立,旨在透過善用廚房閒置時段,讓基層市民進駐制作美食出售,以賺取收入。
 
在香港,樂施會推出「慳得有營餸基層」計劃,「有營餸包」由社會企業「共廚家作」製作。共廚家作在2016年由樂施會及社創基金提供種子基金資助成立,旨在透過善用廚房閒置時段,讓基層市民進駐制作美食出售,以賺取收入。(攝影︰Adi Gunawan / 樂施會)
阿芳(右)一家五口住在深水埗的劏房單位。疫情期間,阿雯丈夫收入下跌近兩成,家庭經濟狀況更加拮据。參加計劃後,她學會多款高營養價值且價錢相宜的菜式。
 
阿芳(右)一家五口住在深水埗的劏房單位。疫情期間,阿雯丈夫收入下跌近兩成,家庭經濟狀況更加拮据。參加計劃後,她學會多款高營養價值且價錢相宜的菜式。(攝影︰陳敏婷 / 樂施會)

 

除了「民間自救」,坐擁財政儲備高達1萬1千億元的香港政府應該採取更加進取的措施,令失業的基層市民獲得更適切的支援。除了「撐企業、保就業」,我們倡議政府向失業人士提供「短期失業援助」,以解燃眉之急,並盡快落實研究「失業保障制度」,為最弱勢的人提供更多保障。

印度︰農民工被迫徒步返鄉

香港是已發展經濟體,擁有相對完善的公共政策,但持續數月的疫情已對弱勢的勞工造成沉重的沖擊。在一些發展中國家,尤其是對以工業和農業為主要經濟動力的國家,政府財力有限未能為受影響的企業及勞工提供支援,許多低技術工人被裁後頓時生計不保,就算決定另覓出路,但卻荊棘滿途。

以印度為例,全國有接近1億4千萬名農民工,大部分從事體力勞動行業。一直以來,企業為節省成本和保持營運彈性,都傾向以短期合約方式聘用農民工,公司毋須為被裁的員工提供遣散賠償。印度自三月尾實施封城措施以來,全國企業停工停產接近四個月,雖然少部分行業獲政府批准復工,但仍有數以十萬計的農民工被裁,他們無法再負擔起城市裡高昂的租金和生活成本,只好返鄉,嘗試透過復耕自給自足。

疫情令數以萬計的印度農民工失去工作,他們無法負擔城市裡高昂的租金和生活成本,唯有帶包袱返鄉。
 
疫情令數以萬計的印度農民工失去工作,他們無法負擔城市裡高昂的租金和生活成本,唯有帶包袱返鄉。(攝影︰Ashish Sharma)
印度樂施會同事和夥伴團體在奧里薩邦(Odisha)一個交通交匯處向農民工派發飯盒。不少排隊的人已經兩天沒有進食,但仍要步行多數百公里才回到家中。
 
印度樂施會同事和夥伴團體在奧里薩邦(Odisha)一個交通交匯處向農民工派發飯盒。不少排隊的人已經兩天沒有進食,但仍要步行多數百公里才回到家中。(攝影︰印度樂施會)

 

非洲︰貧窮人憂染病前已餓死

除了南亞,非洲的情況同樣嚴峻。非洲有超過12億人口,當中近八成半的勞動人口是從事非正式工作,即從事合法經濟活動,卻未被納入社會保障體系的勞動者,大部分是臨時工或自僱人士,包括在流動市集賣菜的婦女、專門接待外國遊客的導遊,亦有以日薪形式獲聘的家政工。為免疫情將脆弱的醫療系統拖垮,多國都採取強硬防疫措施,禁止市民在街上停留,小商販生意大幅下滑,旅遊業從業員的生意更跌至零。在日常日子,以上的工種看似多勞多得,但實質的收入並不高,加上城市物價昂貴,很多非正式工人根本無法儲蓄,更有在肯亞首都奈洛比工作的的士司機向當地樂施會的同事表示︰「我很擔心家人在染病前已經餓死。」經濟前景不明朗,他道出了很多貧窮人的憂慮。

38歲的肯亞婦女Beatrice是家務助理,疫情下客人紛紛取消預約。以往,求職的的家務助理會聚集在市內一個特定地點,僱主會親身到場招聘,但最近政府規定所有人不可在街上流連。她慨嘆︰「我是單親媽媽,留家抗疫沒有收入,孩子要捱餓,但上街找工作又會被驅趕。我無時無刻都處於兩難。」
 
38歲的肯亞婦女Beatrice是家務助理,疫情下客人紛紛取消預約。以往,求職的的家務助理會聚集在市內一個特定地點,僱主會親身到場招聘,但最近政府規定所有人不可在街上流連。她慨嘆︰「我是單親媽媽,留家抗疫沒有收入,孩子要捱餓,但上街找工作又會被驅趕。我無時無刻都處於兩難。」(攝影︰Blandina Bobson / 樂施會)
38歲的肯亞婦女Beatrice是家務助理,疫情下客人紛紛取消預約。以往,求職的的家務助理會聚集在市內一個特定地點,僱主會親身到場招聘,但最近政府規定所有人不可在街上流連。她慨嘆︰「我是單親媽媽,留家抗疫沒有收入,孩子要捱餓,但上街找工作又會被驅趕。我無時無刻都處於兩難。」
 
Beatrice與女兒Ashley(左)和兒子Ryan(前)居住在簡陋、狹窄的棚屋。很多附近的鄰居同樣是以日薪形式獲聘的的基層工人,疫情下收入大減。(攝影︰Blandina Bobson / 樂施會)

 

倡國際社會助窮國應對疫情帶來的經濟衝擊

國際樂施會早前發表報告,促請國際社會盡快為貧窮國家提供經濟援助,否則每日生活費少於5.5美元的貧窮人口將會增加5億,至接近40億人;飢餓、營養不良等問題亦會惡化,因疫情而捱餓致死的人數,甚至會超過染疫死亡人數。我們正敦促國際貨幣基金組織、世界銀行、二十國集團(G20)制訂全面的援助計劃,包括免除發展中國家今年大約1萬億美元的債務、發放國際儲備等,讓貧窮國家的政府有能力向受影響的基層市民及小型企業提供支援,例如發放現金津貼、派發緊急糧食等,讓貧窮人不至貧上加貧,甚至要餓死。

 

(原文刊登於關鍵評論網

 

「慳得有營餸基層」計劃樂施會全球防疫抗疫工作新冠肺炎疫情相關倡議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