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问五答:回应调整最低工资的争议 - 专题故事 - 乐施会
跳往主要内容
开始主要内容

专题故事

香港、澳门、台湾2020年11月25日

五问五答:回应调整最低工资的争议

乐施会 - 图像

乐施会

乐施会是一个独立的发展及救援机构,致力消除贫穷以及与贫穷有关的不公平现象。

最低工资由2011年落实至今,总共经历四次加幅,金额由每小时28元增加至现时的37.5元。疫情下经济不景,裁员及结业情况屡见不鲜。社会上有意见认为最低工资的水平应该冻结,避免增加营商压力;但亦有声音指出,基层工友过去两年不辞劳苦地工作,理应得到合理回报。乐施会认为,不论是数字上还是道德上,最低工资的水平必须上调。

为了让公众了解调整最低工资的重要性,乐施会尝试回应坊间提出的反对理由,并期望当局能够重视基层工友的声音。 
 

现时领取最低工资的打工仔,当中不少是从事最基层的清洁工作。(摄影:赖忆南)

现时领取最低工资的打工仔,当中不少是从事最基层的清洁工作。(摄影:赖忆南)


1. 领取最低工资的人数很少,就算冻薪,对整体社会影响不大?

现时领取最低工资的打工仔约有21,200人,当中不少是从事最基层的清洁工作。在疫情最严峻期间,大部份上班族尚可「在家工作」,然而清洁工友却仍在社会最前线坚守岗位。他们不但长时间在街上清洁,也要冒著受感染的风险到疫厦帮忙消毒,更因为口罩短缺被抢高价格,被逼重复使用或清洗用过的即弃口罩。但他们并无怨言,不辞劳苦服务社区。政府调整最低工资,令水平不致被通胀蚕食,是对前线工友最基本的尊重,这亦是他们应得的。


2. 现时最低工资已经足够基层生活?

走访不同快餐店,不难发现一份午餐已超出每小时最低工资的水平。一些能带来丰富饱足感的午饭选择,如双拼烧味饭、焗猪排饭等,价钱为42至44元(不连餐饮)。有工友表示,午餐只可到中式包点舖买两个大馒头当一餐,以节省开支。除了饮食开支,住屋开支亦对他们带来困扰。有组织调查发现,100呎没有间隔的㓥房,平均月租为4,500元 。若一名领取最低工资的工友每天工作8小时,每月上班26天,他的月入为7,800元;扣除㓥房的租金4,500元,整个家庭仅余3,300元作30天的生活费,情况令人忧虑。
 

3. 调高最低工资会令失业率大幅上升?
现时,失业率上升是基于政府在疫情下实施的各种停摆政策,属于周期性失业,并非因「加人工」或「改善劳工保障」所导致。有零售商表示,在店铺每月固定成本中,租金占63%,工资占不足3成 。因此,最低工资并不是导致失业率上升的关键因素。

在最低工资落实前,资方曾警告将造成大规模的裁员潮、结业潮、推高失业率;但实际上,在落实最低工资后,2011年及2012年失业率分别是3.4%及3.3%,比2010年落实前的数字4.4%为低。
 

4. 在职家庭津贴已可以保障低薪员工?
首先,支付合理工资应是雇主的责任,在职家庭津贴(职津)只能够协助低收入工友稍微改善生活,在基本工资以外发挥辅助角色,让家庭有多一点收入应付日常所需。因此,大众不应将两者混为一谈,事实上,提高工资水平才能直接帮助低收入工友,企图以职津去处理工资过低的问题,变相要纳税人帮雇主「埋单」,以公帑补贴企业。

此外,申请职津手续繁复,不少团体表示工友难以提供由雇主发出的工作证明,导致申请困难。当局于2015年预计职津可惠及20万户低收入在职家庭 ;但最新数字显示,于2019-20年度亦只有102,071个家庭成功申请 ,有关数字已为近年新高。可见职津对解决工资过低的问题并不显著。
 

5.  两年一检做法既灵活又有弹性?
现时最低工资水平于2019年5月落实,原定「两年一检」,于2021年5月实施经调整的水平。若现时冻结最低工资,将要延至2023年5月才有机会再次调整,基层工友将面对「四年无人工加」的困境。此外,行政长官的薪酬每年会按有关机制,参照消费物价指数的变动作出调整,并已在2020年的财政年度加薪。何以基层工友的薪酬水平每隔两年才能检讨一次?是否薪酬的调整都存在阶级观念?
 

刚发表的施政报告对调升最低工资问题只字不提,我们对此深感遗憾。「勿以善小而不为」,政策的落实并非取决于人数的多寡,更重要的是能够协助社会上最有需要的一群。乐施会期望行政长官会同行政会议行使最终决定权,考虑「一养一」的重要原则,及以高于平均综援水平,将最低工资水平增加至不低于每小时 41.4 元;并且每年检讨最低工资水平,以确保升幅追上通胀,让基层工友能分享辛劳得来的成果。
 

延伸阅读:
新闻稿:乐施会强烈反对冻结最低工资加幅 促半年内重新检讨 还基层工友合理回报(2021.02.02)

原文刊于:
《众新闻》博客 | 乐施会——「五问五答:回应调整最低工资的争议」(2020.11.25)

Oxfam’s Pi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