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往主要內容
開始主要內容

新聞稿及更新

2014年1月21日

不公平規則做成一個勝者為王的世界

少數財富精英擁有相等於世界一半人口的財富

國際扶貧發展機構樂施會在最近發表的一份報告中警告,富裕精英拉攏政治權力來操縱經濟遊戲規則,削弱民主制度,讓全世界最富有的八十五人擁有相當於世界一半人口的財富。

世界經濟論壇於本月初在達沃斯(Davos)舉行,樂施會於論壇召開前發表《為少數人而工作》(Working for the Few)研究報告,詳細記述日益擴大的財富不均現像,在發達國家和發展中國家中帶來的不良影響,財富差距有助富裕階層影響政策者,制定有利他們卻有損其他人利益的政策,同時削弱民主程序。

報告指出,全球公眾對富裕階層這種權力的攫取,意識日隆。樂施會在六個國家(巴西,印度,南非,西班牙,英國和美國)進行的意見調查顯示,大多數被訪者認為,現行法律偏幫富人。

近年,有關不平等現象的討論在全球性議程中成為熱門議題。美國總統奧巴馬更將它列為今年的首要任務。世界經濟論壇認為,在未來十二至十八個月,收入差距的擴大將會是全球第二大危機。論壇於去年十一月發表的《全球議程展望:二零一四年報告》(Outlook on the Global Agenda 2014)警告,不平等現像破壞社會穩定,並威脅全球的安全。

樂施會希望各國政府採取緊急行動,以扭轉財富日益不均的趨勢。為解決該問題,樂施會要求參與論壇的人士作出六點承諾。

出席達沃斯會議的國際樂施會總幹事Winnie Byanyima說:「踏入二十一世紀,世界上一半人口擁有的財富竟只及小部分精英所擁有的。該群精英為數甚少,只需一節火車車廂就足以容納他們,財富不均的現象實在是令人咋舌。」

Winnie Byanyima稱:「日益擴大的財富不均已漸漸變成一個惡性循環,令財富和權力越來越集中在少數人手中,而其餘的人只能爭奪富人留下的『麵包屑』。若要消滅貧窮,就要解決不平等問題。」

「無論在發達或發展中國家,人民愈來愈發現生活在一個不均的世界。在這世界,最低的稅率,最好的醫療和教育,以及政治上的影響力,不但由富人,亦由他們的下一代所享用。」她續說。

「我們需要共同努力去解決不平等問題,否則,富人的特權和貧窮人的劣勢,將會世代相傳,平等機會亦會變是一個遙不可及的夢。在很多國家,經濟增長帶來的只不過是一個『贏家通吃』,由最富有的人坐享『橫財』的制度。」

在近數十年,富裕人士成功影響政府,令其施政向富裕階層傾斜,當中包括金融自由化,有關避稅天堂和稅務保密的政策,這些政策有礙商業競爭,減低對高收入人士及投資者徵收的稅率。而為公眾提供的服務上,政府削減撥款,甚或投資不足。自從二十世紀七十年代末,在三十個有提供數據的國家中,二十九個國家減低對最富有階層徵收的稅率,這意味著在許多地方,富人不僅能賺得更多的金錢,卻只需繳納更少的稅款。

美國一項最新研究引用統計證據,具說服力地指出,與中產階級相比,富裕階層能更成功地令美國政府代表其利益,而貧窮人的想法卻不能影響民選議員的投票取向。

富人操控機會來積累財富,卻往往損害窮人和中產階級的利益。自二十世紀八十年代起,財富傾側的情況愈來愈嚴重。世界上七成人口發現,在其生活的國家,在過去三十年的貧富差距增大。目前,世界百分之一的家庭佔有全球四成六的財富(即一百一十萬億美元)。

《全球議程展望:二零一四年報告》指出:

  • 全球最富的人士,以個人和公司的名義來瞞稅的金額,數字以萬億美元計,這筆鉅款存放在世界各地的避稅天堂,以避開稅務機構。一般相信,現時有二十一萬億美元的資產儲存在離岸金融機構,並且沒有任何記錄。
  • 在美國,收入最高的百分之一人口,其收入佔全國人口總收入的比例,隨著金融自由化而增長,這比例正處自經濟大蕭條(上世紀三十年代發生)前夕以來的最高水平。
  • 在過去十年中,印度億萬富豪人數增加了十倍。背後原因包括,高度累退的稅收結構,對最貧困人口的低福利開支,和有錢人濫用他們的政府關係來取得政策上的優惠。
  • 在歐洲,政府因來自金融市場的巨大壓力而對貧窮和中產階級執行緊縮政策,但政府較早前為解決金融危機而作出的救市注資,卻令金融市場的富有投資者受惠。
  • 在非洲,環球企業 - 尤其是採掘業 - 利用自己的影響力來避稅及逃避邀付特許權收費,令各國政府能夠運用於滅貧工作的財政資源減少。

樂施會呼籲參與論壇的人士作出以下承諾:

  • 不逃避交稅,並支持累進稅制。
  • 不利用自己財富來謀求會破壞大眾民主意欲的政治利益。
  • 他們在公司和信託基金擁有的投資,若他們是最終實益人,則需公布。
  • 鼓勵政府用稅收來為市民提供全民醫療、教育和社會保障。
  • 在他們擁有或控制的公司,釐定工資在能讓工人過活的水平。
  • 鼓勵其他經濟精英,像他們般作出以上的承諾。

樂施會呼籲各國政府採取措施來對付財富不均的現象,第一,透過包括G20的機制來打擊金融保密和逃稅的漏習;其次,投資於普及教育和醫療保健;另外,訂立全球目標,以實現在所有國家結束極端不平等現象,該目標亦會成為2015年後談判的一部分。

- 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