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往主要內容
開始主要內容

新聞稿及更新

2014年12月15日

氣候談判前路艱辛 巴黎協定尚需努力

在即將過去的一年,儘管世界經歷了越來越多的極端天氣事件,同時也看到國際間達成一些新的承諾,但這些顯然不足以為利馬氣候大會注入力量、提升力度。利馬氣候大會上所作出的決定,雖然並沒有減低巴黎氣候大會達成協議的機會,但卻對達致實質成效幫助甚微。

「各國談判代表們雖然不至於令氣候談判這艘船在利馬大會中沉沒,但它在巴黎會議前無疑會歷經風浪。」國際樂施會總幹事Winnie Byanyima說:「這次會議的成果,僅僅是呼籲世界各地人民採取行動。除非有更多的人站出來表達訴求,否則各國不會提交具體的解決方案。我們必須發揮更大的力量,對抗那些阻礙促成具體行動的少數利益團體。」 

此次會議達成的巴黎協定文本草案(下稱文本)並沒有令已有的難題減少,而這些難題在過去20年一直阻礙全球應對氣候變化。利馬會議達成的協議,並沒有要求各國在2015年做出含有各自公平份額的最基本承諾,甚至沒有包含共同且詳盡的資訊,也沒有任何機制去評估這些承諾能否有效阻止全球變暖的步伐。雖然科學家們警告需要加強短期行動,但協議卻沒有提及這方面的工作。

綠色氣候基金在兩周前得到100億美元的注資承諾,為談判代表們創造了一些空間,以探討發達國家如何提升目標,實現其1,000億美元的承諾(即於2020年時能達到每年動用1,000億美元以應對氣候變化,簡稱「氣候資金」。)但在利馬談判過程中,在資金投放方面幾乎沒有任何進展。文本中並未說明發達國家是否會兌現其已有承諾。

「如果在資金方面沒有進展,巴黎大會將難以達成協議,但利馬大會在資金方面獲得的成果實在不足。為綠色氣候基金注資是值得肯定的,利馬會議應該在此基礎之上有更大進展。」Byanyima稱,「這不僅因為需求大,還在於資金問題是促成一個平衡協議的重要組成部分。」

世界上最大的幾個排放國也未能展現領導能力,以推動談判。美國和中國在此前發布的《中國氣候變化聯合聲明》中表達了意願,但在此次談判中似乎沒有作出太多妥協,在氣候資金、如何確立長期的責任分擔問題上也缺乏領導力。印度反對在2015年作出評估的承諾。而歐盟雖在利馬氣候大會前為綠色氣候資金注資,並設定了新的減排目標,但似乎亦只限於此。澳洲的最大貢獻也僅僅是參與了談判。

相反,一些拉丁美洲國家展現出超乎預期的積極態度。譬如哥倫比亞和秘魯,儘管面臨許多發展挑戰,而且幾乎沒有歷史責任,仍然選擇為綠色氣候資金注資600萬美元。為在文本中增加氣候資金的來源,非洲集團做出了最後的努力,但他們的努力也不足以令資金投放水平達標。許多脆弱的島國和最貧窮的國家,在應對氣候變化方面作出了巨大的付出,損失亦十分慘重。利馬協議的核心部份,應該是幫助這些地方的社區適應氣候變化造成且不能避免的影響。但發達國家依舊拒絕這麼做。

「我這星期見到的農村女性,以及在利馬氣候遊行期間所遇到的數千人,都在呼籲各國儘快採取行動。」Byanyima說道:「大眾和那些受到氣候變化影響的人,對於無力的政客、官僚和企業領導們不停為自己找藉口,已經感到厭倦。」

按現時情況看,全球氣溫將上升攝氏3度或以上,利馬大會對於阻止此趨勢卻沒有作出貢獻。這個變暖的趨勢會威脅數百萬人的生命、加劇貧困和饑餓,並阻礙經濟增長。如此下去,全球約有5,000萬人會陷入饑餓。 

「我們曾希望利馬談判能夠修正其航線,但談判代表們似乎讓它駛向暴風雨中。」Byanyima說,「2014年曾有50萬人走上街頭呼籲應對氣候變化的行動,我們本周也見證了拉丁美洲有史以來最大規模的氣候遊行。然而,就算這次利馬談判取得的成果已是現階段最可觀的,但在巴黎大會舉行之前,我們仍然需要付出更大的努力。前面要走的,仍是一條漫漫長路。」

關於樂施會:

樂施會是一個國際扶貧發展機構,旨在推動民眾力量,消除貧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