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往主要內容
開始主要內容

專題故事

人道救援, 中東2016年8月19日

無謂的戰爭:也門之行引起的五點思考

Scott Paul - 圖像

Scott Paul

Scott Paul是美國樂施會的高級人道救援政策顧問。

在也門逗留10天,我分別與當地社區領袖、政策專家、人道工作者和當地受惠人會面。這次也門之行,讓我有以下五個想法:

駭人的人道狀況

在也門西部的古老村落Khamer,舉目盡是帳篷。在當地,即使是出身於富裕家庭的孩子,都已經失學3年。但最嚴重的是,幾乎全部人都指出,戰爭令他們欠缺收入,未能負擔價格飆升的糧食才是最大的挑戰。Khamer 遠離受衝突影響最嚴重的區域,加上鄰近首都薩那(Sana’a),兼且人道救援組織可在當地進行援助,Khamer的當地人仍然對物資有相當迫切的需求。

11111111

在也門,國際組織並不多見,反映國際社會普遍不關注也門的狀況。

 

糧食進口受到威脅

目前為止,也門的失業及貧窮情況非常普遍。貨運碼頭Hodeidah port遭到破壞,糧食進口速度減緩。可是,糧食供應雖然不穩,仍未造成饑荒。背後其中一個原因是,自沙地阿拉伯運來的食物,仍繼續供應當地市場。
不幸地,也門中央銀行經已耗盡其外匯儲備,再無力保證關鍵糧食的進口。上星期,也門總理要求國際貨幣組織凍結也門中央銀行的海外戶口及不再承認其行長及副行長。我曾與當地人民討論上述事情。他們認為,解除央行行長的職務及外匯儲備耗盡是兩個不堪設想的災難。


也門缺乏足夠金錢

也門的銀行已不能提供將外幣滙離也門的服務。也門比較富裕的生意人,都紛紛從銀行提取所有也門幣資金。他們深信把財產收在床墊下比存放在一間不能兌換外幣的銀行更有保障。而無論貧窮人、需要向員工支薪的當地政府部門,以至向有需要的貧窮社群提供援助的人道救援組織,都要面對銀行儲備嚴重不足,也門里亞爾供應有限的(貨幣單位)問題。(編按:人道救援組織會透過銀行轉帳,向有需要的貧窮社群發放應急現金,供他們在市場購買應急用品。),現時,也門人繼續為糧食價格飆升付出極沉重的代價,直至各交戰方及國際社會重視也門的困局。


也門人適應力極強

明顯地,也門人已適應每天在暴力與貧窮之中掙扎求存。當燃料無法進口,全國燃料耗盡時,相對富裕的也門人選擇在首都薩那各處鋪設太陽能板,以太陽能發電。在接下來的日子,雖受轟炸陰霾籠罩,但也門人仍努力返回日常生活的軌道,繼續維持其日常生活。社區領袖更驕傲地對我說,也門婦女成功打破「男主外、女主內」的傳統性別規範,透過尋找各種新方法,為家庭謀求生計。
雖然也門的人道工作者經常得不到國際人道主義組織的支援,但他們仍在草根階層開展工作,幫助那些國際組織未能接觸的也門人。


備受國際社會忽略的也門人

每當我探訪也門時,當地人都表示感謝。而正正是外國人的到訪,增加他們的安全感,亦令他們覺得仍未被世界遺忘。在也門,國際組織並不多見,反映國際社會普遍不關注也門的狀況。至目前為止,捐助國家的捐款,只佔聯合國承諾,於今年向也門提供的人道救援金額的26%。同時,美國及英國等國家繼續支持參與也門衝突的不同派系。雖然2,100多萬名也門人急需援助,這些派別卻無意為他們的利益著想而商議和解。
至今為止,聯合國安理會並沒有對也門的衝突採取任何行動,這清楚顯示國際社會對也門現況的冷淡態度。於撰寫此文章時,已經是聯合國安理會通過其2,216項決議後的第481天,但期間安理會只通過一項針對也門的決議,並且屬技術性質,未有觸及當地和平進程。


何去何從?

現時急需人道援助的也門人的數目比全球任何一個地方都多,但礙於只有少數人選擇逃離自己國家,以及新聞從業員難以進入也門,使大部分人 ─ 甚至是政策專家及政府官員等 ─ 都難以了解和感受當地人的生活有多麼痛苦。在離開也門後,我不停想著若各國領袖能親身經歷我的所見所聞,他們對也門的態度就會改變,例如,他們會協助穩定也門中央銀行的財政狀況,解除國際流通外幣滙出也門的各種限制。聯合國安理會亦會就當地和平進程作出新的決議案。而美國政府亦會停止支持派別參與這些殘忍及無謂的衝突。
 

Oxfam’s Pi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