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往主要內容
開始主要內容

疫情下失業問題衝擊基層家庭

疫情下失業問題衝擊基層家庭

疫情持續,香港經濟轉差,倒閉、裁員成潮。為了解基層最新就業狀況,樂施會聯同循道衛理觀塘社會服務處神愛關懷中心、關注綜援低收入聯盟、民社服務中心,在2020 年3 月16 至22 日期間進行了一項《基層市民在疫情下的就業情況問卷調查》,以電話訪問了364 位於居住於劏房,或月入低於家庭入息中位數七成的基層住戶戶主。調查結果於3月26日發布,主要內容包括:

  • 失業人數 - 由農曆新年前32人,大升至農曆新年後的161人,急升近四倍
  • 兼職及散工的職位 - 大幅流失,農曆新年後從事兼職及散工的工友分別減少了38.6%及47%
  • 失業原因 - 多達三成受訪者表示因為僱主/介紹人沒有提供工作機會,其次為公司裁員(21.7%),再者是公司倒閉(13%)
  • 企業裁員的情況 - 有超過四分一受訪者指公司即將裁員,近三成工友表示公司曾經以疫情為由暗示會有裁員行動,平均每八名工友就有一人被僱主要求自行辭職
  • 疫情下的生活狀況 - 多達九成受訪者表示疫情對其家庭影響嚴重甚至極嚴重;逾七成表示計劃減少日常食用開支及外出;三成七表示需要向親友借錢
  • 就業前景 - 超過七成(75.2%)受訪者對自己能保住或再找到工作表示無信心或很無信心
  • 對政府的期望 - 近八成表示設立短期失業援助金最能夠幫助基層市民,其次為創造更多短期就業機會(55%)

要幫助基層應對嚴峻困境,我們向政府作出以下政策建議:

  • 兌現承諾,補政策不足,向曾經領取職津或學生資助計劃的失業及就業不足人士,發放短期失業津貼。我們建議,發放期不少於6個月,每月金額為5,800元,並考慮住戶家庭人數,相應調節津助水平,讓正面對失業的家庭可在短期內改善生活環境。至於部分未有申請職津,或沒有子女的低收入家庭,我們建議政府可透過關愛基金彈性地「執漏」
  • 參考英美日韓的經驗,研究設立失業保險,讓勞動階層面對失業的緊急情況下多一重保障
  • 帶頭開創職位,改善培訓。一方面參考2003 年沙士期間做法,開拓更多短期就業職位;同時,僱員再培訓局的資助應涵蓋更多課程,讓失業人士有更大自由度選擇課程,學懂一門手藝,以在職場上發揮才能
  • 將新型冠狀病毒肺炎列入香港僱傭補償條例職業病範圍內,令僱員萬一不幸受感染,在停工時也會有一定賠償,保障他們的生活
     
失業前一直從事餐飲業、年約50歲的陳先生(化名)

「二月中失業後一直搵唔到工,積蓄已經跌到去零。這幾晚我一個人沿住梳士巴利道行去星光大道,行到凌晨兩點,希望搵定個可以露宿嘅『瓦遮頭』。」

失業前一直從事餐飲業、
年約50歲的陳先生(化名)

 

 

陳先生(化名)年近50,一直從事餐飲業,去年十月因餐廳生意差而被解僱,轉到茶餐廳當半職樓面,今年二月中再被裁,沒有通知期、即時失業。他曾向餐廳、零售商店、咖啡店、超市等求職十次以上,皆無功而回,「對方都話夠人或者裁緊人」。

辛勤工作但收入有限,積蓄很少,失業後變成零收入,捱到這個星期,陳先生的戶口存款跌至$0。他從沒有申請任何政府津貼援助,連去年俗稱「4000元計劃」的「關愛共享計劃」也沒有申請,覺得當時月入約一萬也勉強夠生活,接受訪問的一刻,他仍然希望早日覓得工作,自力更生。「只要我四肢健全、頭腦清醒,都想靠自己手腳過生活。」

因為業主不批准煮食,陳先生月租的床位沒有電飯煲,他只有一個與十多人共用的水煲。失業以後,他靠7元一個杯麵、下午4時過後的25元3個特價麵包以及一些乾糧度日。「失業之前仲可以一星期食兩至三次碟頭飯,而家好一段時間都冇食過米飯了。」「碟頭飯」是奢侈品,月租$2,200的床位亦已經付不起,他作了最壞打算,四月就會被業主趕走……

距離沒有容身之所的日子,大概只剩下幾天。陳先生居於尖沙咀,那幾晚他一個人沿著梳士巴利道走到星光大道,來來回回到凌晨兩點,為自己日後的露宿生活尋找有瓦遮頭的「好地方」。他留意到沿路有十多名露宿者,有可能是跟他一樣,被生活迫得無法選擇的淪落人。

 

了解樂施會更多支援基層抗疫的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