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往主要內容
開始主要內容
消除不平等

社會上有三分之二的有薪照顧工作也由女性擔任。(相片:Katie G. Nelson / 樂施會)

助人自助 共建無窮世界

單次捐款 每月捐款

全球最富有的22位男性擁有的財富超出非洲所有女性財產總和
婦女無償照顧家庭被漠視  貧富差距驚人  不平等危機持續

樂施會在2020年瑞士達沃斯世界經濟論壇前夕發表最新報告,揭示現時全球有2,153名億萬富豪,他們所坐擁的財富比全球六成人口,即46億人的財富總和還要多。

全球經濟不平等已失控 貧窮婦女最受剝削

在過去十年,全球億萬富豪的人數增加了一倍,不平等問題亦愈趨牢固及嚴重。樂施會於2020年1月20日發表題為《Time to Care》(直面照料時代)的報告,指出我們這個充滿性別歧視的經濟體系如何加劇不平等危機 ── 讓富裕的精英們累積鉅量財富的同時,卻犧牲了一般人,特別是婦女和女童的權利。

  • 全球最富有的22位男性擁有的財富超出非洲所有女性財富的總和。
  • 全球婦女每天共花125億小時在無償照顧工作上,如以經濟效益計算,每年至少貢獻10.8萬億美元,產值規模超越全球科技行業三倍以上。
  • 只要全球最富裕1%人口,在未來10年,按其財富支付額外0.5%的稅款,所得款項足以在托兒、安老、教育和醫療等行業創造1.17億個就業機會。這能大大減輕婦女的照顧壓力,應對貧窮以至社會不平等的問題。


info graphics


「婦女在今天的經濟系統中,是得益最少的一群。她們花上過百億小時煮食、清潔、照顧孩童,看顧長者……無償照顧工作是確保我們的經濟、社會每天運作背後的引擎。可是,她們卻往往只有很少時間接受教育,難以賺取體面的生活,甚或對她們身處的社會沒有發言權,因而陷落經濟的底層。」印度樂施會總幹事Amitabh Behar說,他代表國際樂施會出席今年世界經濟論壇。

氣候變化和人口老化 令照顧者面對更大危機

婦女承擔了全球逾四分三的無償照顧工作,沉重的工作往往迫使她們要減少賺取收入的工作時數,甚至被摒棄於勞動市場。全球有42%適齡工作女性因為要承擔照顧工作而無法就業,面對同一情況的男性只有6%。

除了家庭中的無償照顧工作,社會上有三分之二的有薪照顧工作也由女性擔任。這些工種如托兒服務的保姆、家庭傭工、家務助理,不但需要大量體力和心力,更往往是低薪、欠缺僱傭福利,甚至沒有固定工時。
 
隨著全球人口增長及人口老化,令無論是無償或是有薪的照顧者,在未來十年面對的壓力均會增加。在2030年前,估計需要被照顧的人口將達23億,相對2015年的需求增加了兩億人。氣候變化令情況進一步惡化。例如,在2025年前,將有24億人所住的地區面臨缺水,婦女要走更遠的路去取得食水。 

改善公共服務 保障照顧者

同時,世界各地的政府對基本公共服務和基建的撥款不足,也令女性的工作重擔百上加斤。例如,在津巴布韋某些地區,如當地政府能在社區增加取水點,婦女一天能節省四小時的打水時間,一年就能節省兩個月。

各國政府製造了不平等危機,她們必須採取行動去解決,確保企業和鉅富承擔其應付的稅項,並增撥資源在公共服務上。女性肩負處理家務及照顧者的沉重責任,各地政府必須制訂政策去正視這個情況,並保證這些為社會作出重大貢獻的照顧者能夠獲得生活工資,過有尊嚴的生活。照顧作為一個一直被忽視的產業,相比其他社會經濟產業,更應該受到政府的優先重視,以建立一個更為人本的經濟,是為大眾,而非一小撮人創造利益的經濟。

*報告全文摘要及其研究方法(只有英文版),解釋了樂施會如何計算這些數字。
 
*樂施會的計算是基於可獲得的最新及最全面的數據來源。有關財富分布的數字,取自瑞信《全球財富數據手冊》2019,而鉅富資產的統計,則依據《福布斯》2019年度富豪榜。

共同分擔家務 改善婦女生計

photo

「丈夫幫忙照顧家庭,讓我們一家的關係更緊密、更開心,我跟孩子也更親近。」

羅薇納.阿貝歐
日間托兒保姆,菲律賓東薩馬省塞爾薩多鎮
 (相片:Jed Regala/樂施會
)


我叫羅薇納( Rowena),來自菲律賓塞爾薩多鎮(Salcedo Town),是一名日間托兒保姆。過去在我生活的社區,女人通常只在家裡幹活——做飯、打掃、照顧孩子,還要負責打水。男人比女人擁有更多的機會,而我們由於家務纏身,永遠無法趕上社區裡男人們的步伐。男女之間存在著種種差距——收入、教育程度,甚至包括可以花的時間。 

我在一所學校做日間托兒保姆已經十年了,同時我還是一名家庭主婦。其中最沉重的就是打水。因為住處遠離水源,所以我們(每天)都要帶著水罐,用三到四個小時往返河邊取水。

我丈夫以前完全不理家事,而我除了學校的工作外,還要做許多家務。但那時候我和丈夫對這個情況沒有任何質疑。後來我們參加了培訓和研討會,了解到無償照料工作,情況也因此發生了變化。現在,他總在家裡忙前忙後;尤其當我在學校工作時,他會幫忙做飯、洗衣服和打掃。  

在樂施會和SIKAT的幫助下,我們裝上了儲水箱,並終於有了水喉和水龍頭,再也不需要水罐和提桶了。我們現在打水時間大減,而在等水箱注滿時,還可以做其他工作。

不必獨自負擔所有家務活,也不必長途跋涉汲水,從此我像換了個人似的。現在我有更多時間為社區提供幫助。我們成立了一個「自助小組」(Self-Help Group),由街坊鄰裡中的婦女們組成。我們小組幫助村子打掃衛生,還在其他婦女參與的社區活動中提供幫助。在這裡,我們獲得了用於發展自身生計、為孩子繳納學費和以備不時之需的資金。

很多社區的婦女依然在掙扎維生,而我們這裡已經實現男女平等,婦女們有了更多的自主權,對此我由衷地感到高興。我希望這不止發生在塞爾薩多,而是能有一天遍及整個菲律賓。 

在本港貧窮住戶當中,女性勞動人口參與率只20.7%,遠低於男性的35.5% (相片:高仲明/壹周刊)

在本港貧窮住戶當中,女性勞動人口參與率只20.7%,遠低於男性的35.5%
(相片:高仲明/壹周刊)

香港貧富懸殊嚴重 照顧者首當其衝

在香港,貧富懸殊的情況同樣嚴重。

  • 2016年香港原住戶收入的堅尼系數為0.539,創45年來新高。
  • 根據《福布斯》雜誌在2019年《香港50大富豪排行榜》的數字,全港50名最富有的人總資產為港幣2.23萬億,比2016年8月的總資產值(1.89萬億)上升18%。

另一方面,卻仍有許多婦女因為家庭崗位的限制而陷入貧窮。

  • 在本港貧窮住戶當中,女性勞動人口參與率只20.7%,遠低於男性的35.5%,
  • 較一般住戶女性的勞動人口參與率50.8%低30.1百分點。
  • 而當女性貧窮住戶中有15歲以下和65歲以上的成員,女性勞動人口參與率更只有10.8%,很大程度反映女性因為需要照顧家人,未能外出工作。

港府應修補公共服務缺口 立法保障零散工 

家庭重擔令貧窮婦女無法投入勞動市場,或只能選擇做兼職,以致她們較多集中從事最低薪、無保障及零散的工作。然而,港府卻未能為她們提供足夠保障。目前僱員如為其僱主連續工作少於四星期及/或每星期工作少於18小時,便不屬於連續性僱傭合約,即「零散工」或俗稱非「4.18」僱員,無法享有僱傭福利,包括休息日、有薪法定假日、年假、有薪產假、疾病津貼、遣散費及長期服務金等。

雖然,港府近日推出各項扶貧政策,但公共經常性開支比例仍然偏低,無助於改善弱勢婦女的境況。現時本港公立醫院骨科及內科穩定新症輪候時間平均為70、及68個星期(即約一年四個月);護理安老院及護養院宿位的平均輪候時間分別為20及22個月;全港0至2歲的幼兒,每156名才有一名獲分配資助托管服務。公共服務資源投放不足,加重了照顧者的重擔。

樂施會對港府的建議: 

  • 額外增加的經常性開支可用於,增加資助托兒服務名額、長者資助宿位及日間護理服務名額,及公立醫療服務等公共服務;
  • 其次,政府有責任確保勞動有合理回報,讓在職人士有能力讓自己和家人過有尊嚴的生活。政府作為最大的僱主,應推動生活工資,並修訂「僱傭條例」,以全面保障從事「零散工」的從業員可享有法定勞工保障;
  • 長遠而言,政府應以「能者多付」原則檢討現時稅制,研究不同增加稅收的可行方案,從而加強再分配的功能,收窄貧富差距及社會不平等。

助人自助 共建無窮世界

單次捐款 每月捐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