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Start main content

Feature Stories

Advocacy and Campaign03 JAN 2020

地球上最早迎接日出的島國.居民卻在倒數著日子

Image of Joyce Kwok

Joyce Kwok

Joyce Kwok joined Oxfam in July 2017 and is mainly responsible for management of projects in Asia of the International Programme Unit.

每個元旦日的清晨,大帽山和鳳凰山頂都必定人頭湧湧,不少市民都想爭取有利位置,欣賞新一年的第一個日出。可惜前天早上多雲天陰,令不少專程凌晨登山的市民失望而回,唯有明年再接再厲。在地球的另一端,島國基里巴斯(Kiribati)是每年全球最早迎來燦爛日出的國家,島民卻數算著日子,看著家園一寸一寸被浸沒,他們不知道自己還能迎來多少個日出。 

海平面上升令基里巴斯國土愈縮愈少

Flag of Kiribati

基里巴斯國旗

 

基里巴斯是太平洋上的島國,因位於「國際換日線」上的最東端,而成為地球上最早迎接日出的國家,國旗上海平面上的破曉,正說出了它獨特的地理位置。該國四面環海,由三個主群島組成,島上的居民大多以捕魚為生,為了方便出海,很多家庭世世代代都住在海邊。

 

Kiribati Sunrise

基里巴斯是位於太平洋上的島嶼國家,是地球上最早迎接元旦日出的國家。(攝影︰Ula Majewski / 樂施會)

House next to the sea

正所謂「靠山吃山,靠水吃水」,不少基里巴斯人世代都以捕魚為生,為了方便出海,以往很多漁民家庭都會在岸邊建屋,因此每日清晨都可以觀賞到地球上最早的日出。(攝影︰Ula Majewski / 樂施會)

 

 

然而,全球暖化問題愈趨嚴重,冰川融化導致海平面上升,不單只令基里巴斯的陸地面積的面積縮少,更令沿岸地區水浸風險大大增加,島上居民為了避免打風時海水進入屋內,唯有不斷向內陸遷徙。不過,向高處遷移都並非長遠之計,皆因全國的最高點都只是海拔87米高。在陸沉的陰影籠罩下,島上的居民都非常擔心,在不久的將來自己的國家將會永遠消失於地圖上,他們的子子孫孫亦沒有容身之所。

39歲的Claire世代居住在其中一個島嶼上,該島的最高點就只有海拔兩米。她說:「我和家人眼睜睜看著家園在我們眼前一點一點消失,海水不斷將陸地吞噬,我和鄰居紛紛遷到內陸。但這個小島就只有100米長、50米寬,長此下去我們可以搬到哪裡?再搬就是另一邊的海岸。」

 

Claire

39歲的Claire是基里巴斯人,她所住的島嶼長約100米、闊約50米,而島的最高點只是海拔兩米,她身處的位置的後方原本是陸地和海堤,但近年已被海水淹沒。(攝影︰Ula Majewski / 樂施會)

People living in Fiji are affected by climate change

34歲的Peceli是斐濟人,住近海邊的他一直靠捕魚為生,是家中的主要經濟支柱。氣候變化令天氣反常,嚴重影響他的漁獲。(攝影︰Alicja Grocz / 樂施會)

 

太平洋低收入島國首當其衝

事實上,基里巴斯並非上唯一受氣候變化影響的太平洋島國。樂施會上月初發表名為《Forced from Home》(中譯︰《被迫逃離家園》)的研究報告,統計全球各國過去十年因氣候災害造成人們流離失所的比例,發現首十位中有一半是位於太平洋上的低收入島國,包括圖瓦盧(Tuvalu)、菲律賓(The Philippines)、瓦努阿圖(Vanuatu)、斐濟(Fiji)、湯加(Tonga)。

 國家及地區因氣候而流離失所的主要原因2008至18年間每年因極端天氣而被迫遷的人口比例人均碳排放量在193個聯合國成員國中的排名
1古巴熱帶氣旋4.8%127
2多米尼克熱帶氣旋4.6%96
3圖瓦盧熱帶氣旋4.5%158
4菲律賓熱帶氣旋、洪水3.5%170
5聖馬丁島熱帶氣旋2.8%(沒有數據)
6瓦努阿圖熱帶氣旋2.4%131
7斐濟熱帶氣旋、洪水1.5%190
8斯里蘭卡洪水、雷暴1.4%147
9湯加熱帶氣旋1.3%121
10索馬里洪水1.1%132
全球平均0.3% 

 

過去五年海平面處於歷史的最高水平,由2006至2016年,環球海平面上升速度是20世紀大部份時間的2.5倍。以上的太平洋島國都並非碳排放量最高的國家,但當地人卻因全球暖化、海平面上升而失去家園,因氣候災害而流離失所的人口比例最高。假如全球暖化繼續惡化,不單只基里巴斯,很多太平洋島國的國民將無法再在自己的家鄉迎接美麗的晨曦。

 

了解更多樂施會在推動氣候公義方面的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