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往主要內容
開始主要內容

婦女貧窮與家庭崗位限制

婦女貧窮與家庭崗位限制

許多基層婦女因家庭崗位限制,未能發展生計。(相片:壹週刊高仲明)

香港現況

2018年,婦女貧窮人口為55.5萬,貧窮率為15.4%;同期男性貧窮人口為47萬,14.3%兩者相距8.5萬。

不少基層婦女為了照顧家人,難以找合適工時的工作,更難以跨區工作。她們找到的一般是零散工,除了人工比較低,不少僱主更往往刻意安排她們工時無法符合「4.18」規定(連續4星期,每星期工作18小時),因而得不到勞工法例保障,令基層婦女在勞動市場處於弱勢。

經過基層家庭訪談和政策研究,我們發現改變現行政策,才可以有效解決婦女貧窮問題,因此我們大力推動政府創造家庭崗位友善的工作機會。

樂施會呼籲政府檢視最低工資水平,保證水平足以令打工仔應付自己同家庭的基本生活需要;檢視「4.18」規定,增加《僱傭條例》裡面對非全職工人,特別是「非連續僱員合約」的勞工保障;制定墟市政策,為需要照顧家庭婦女提供可以兼顧工作同家庭的工作機會,增加收入。
 

香港婦女貧窮問題

香港兩性貧窮人口收入相差四成

樂施會的支援項目

共享廚房讓家廚發揮才能

為了讓家住偏遠區的基層婦女突破家庭崗位的限制,找到靈活工作機會,發揮所長,共廚家作善用閒置廚房發展「共享廚房」(Sharing kitchen)的食物生產模式,讓基層市民有機會經營小本食物生產生意,幫補生計。

項目善用食肆廚房非繁忙時段的閒置時間,讓基層市民進駐廚房制作美食或涼茶等出售,以賺取收入,幫補家計。項目由樂施會及社創基金配對資助。項目至今已與5間餐廳合作,有16位基層人士參與,研發及製作了逾百款新食品。
 

共廚家作合照

共享廚房:讓家廚發揮才能

40出頭的阿琼(右二),家住荃灣,育有一女,因為要照顧家人,難以找到工作。和阿琼一樣,不少基層婦女廚藝早獲街坊讚賞,但香港的租金和牌照限制令她們難以藉此營生。共廚家作令她們有機會發揮手藝,同時兼顧家庭需要。(相片由受訪者提供)

 


阿琼在烤魚店的廚房忙出忙入,在準備材料煲涼茶。她趁著烤魚店開門前的三小時,早上8時至11時在廚房完成所有工序,洗淨材料、切好大小、連水放入煲內煲滾、隔渣、冷卻再入樽。這天她們準備了蘋果梨子茶和洛神花茶。

她不是烤魚店的員工,而是參加了「共廚家作」項目,成為家廚,利用餐廳空置的時段,製作涼茶,在餐廳內出售,收入與店東拆帳,多勞多得,幫補家計。

40出頭的阿琼,家住荃灣,育有一女,因為要照顧家人,難以找到工作。和阿琼一樣,不少基層婦女廚藝早獲街坊讚賞,但香港的租金和牌照限制令她們難以藉此營生。共廚家作令她們有機會發揮手藝,同時兼顧家庭需要。

除了涼茶,家廚還推出了年糕、糉子、月餅,還有西式的馬卡龍、曲奇餅。家廚的才能,透過味道,讓人看見。

社區墟市

在東涌、天水圍等偏遠新市鎮,婦女貧窮的情況更嚴重,區內缺乏配合家庭崗位的工作機會,同時物價較高,令居民負擔沉重。為了開拓基層婦女生計,也為居民帶來較廉價的產品,樂施會由2013年開始支持夥伴東涌社區發展陣線的墟市推動工作,由2013年至2018年,合共舉辦近50次墟市活動,參與擺檔人次近1,500人,當中大部份為基層婦女。由選址、計劃、和實施管理方法,由東涌社區發展陣線與基層街坊共同策劃,當中也提升了街坊的能力;也協助超過20個團體在各自社區建立墟市,讓各區基層街坊有機會發展所長。
 

tung chung bazzar

擺檔助基層母親解兩難

墟市節讓居民有機會擺檔賺取收入,同時有助凝聚社區。圖為東涌墟市節。(東涌墟市節供相)


阿清和先生育有兩子,先生在地盤做散工,收入並不穩定。有時半個月也「冇工開」,一家四口生活捉襟見村。在到墟市擺檔前,阿清曾嘗試跨區做兼職,找到一份酒樓樓面,每個月有6000元人工,但拜託親戚照顧孩子的照顧費就要3000元,扣掉交通費根本不夠支持生活。在朋友介紹下,阿清開始擺墟賣童裝,每月平均收入有約二千元,雖然收入不算多,但可以有更多時間自己照顧孩子,還認識到一班街坊,而這筆收入亦令一家人生活改善,有能力應付到突發開支,補助就讀小二的大兒仔上興趣班:「自己慳啲都想小朋友開下眼界。」

墟市為基層家庭創造謀生空間,等有需要兼顧家庭的婦女透過墟市擺賣,紓緩經濟壓力,達致扶貧。但目前政府並無墟市政策,加上場地申請困難,令許多人都無法參與,樂施會一直倡議政府訂立明確墟市政策。
 

樂施會的政策研究及倡議

may 2018樂施會回應政府就《消除對婦女一切形式歧視公約》提交的第四次報告項目大綱提交的意見書
jun 2017低收入零散工概況調查報告
sep 2016香港婦女貧窮狀況報告2001至2015
jun 2015「墟市發展與基層婦女就業」研究調查

 

了解更多有關本地貧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