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Copy the link and open WeChat to share

Open Wechat

青年女權行動者經過144天從北京徒步到廣州,呼籲廣東省教育廳建立校園性侵害防治機制,并提出四個“性侵害防治錦囊”。攝影:阿山/新媒體女性網絡

在中國內地婦女不僅在貧困人口中占大多數,而且比例有不斷上升的趨勢,在社會轉型期間,性別不平等與基於性別暴力仍然普遍,更加凸顯女性及其他性別弱勢群體的脆弱性。樂施會持續採用綜合干預項目手法,透過直接服務、社區發展、公眾教育和政策法規倡議等消除性別暴力、賦權婦女、普及性別平等觀念意識,以推進性別公正。

夠了!讓我們合力終止性別暴力

樂施會在中國內地推動防治性別暴力工作多年,開發和建立了「綜合干預」的方法,包括向受暴者提供即時支援,進行反暴力的公眾教育,促成多部門干預家暴的機制,研究和倡導相關法律的制定,推動政策的出台和實施等。然而,儘管法例已落實和相關支援都在位,因為受暴者被污名化,貶損女性的性別潛規則仍然存在,令針對婦女和女童的暴力繼續發生,遇到暴力對待的女性依然難以求助。

因此,我們在原來工作的基礎上,於2016年開始推出為時四年的「夠了!讓我們合力終止性別暴力」倡導行動,重點在於挑戰和改變默許性別暴力的社會規範,做到干預和預防雙結合,從根源上消除性別暴力。

倡導行動推行了一年後,於2017年培訓了25名致力終止基於性別暴力的社區協作者,她們面向農村婦女、流動人口社區、家長、兒童、學校老師等人群,以有趣而創新的方法翻轉社會的性別潛規則。在討論這些潛規則時,農村姐妹排山倒海的說出一堆重男輕女、歧視女性的規矩:

 「有些農村姐妹認識了很多年,一直都只叫誰家的媽媽,或誰家的媳婦,還真不知道她的本名。噢! 女人結婚後連名字都失去了......」

 「喜慶做禮時、葬事帛金、戶主、房產證上都沒有咱們女人名字的......」

 「男娃出生敲鑼打鼓慶賀,女娃出生沒人問津......」

於是,正定美麗鄉村社區服務中心的王小英與村裡的婦女從找回自己的名字着手,不但開始稱呼對方的名字,並把女人的名字寫在紅白事的禮冊上。行唐益河農家女書社的趙玉榮和村裡婦女們則為女嬰慶生:「我們到女嬰出生的家裡,給她們演戲唱歌跳舞祝賀......,讓媽媽不要難過,女孩也是寶貝。」另一邊,流動人口社區社工束韓為男士主辦「情感學習班」,傳授尊重女性和性別平等的溝通相處方式,阻斷施暴者的養成。

這些新力量正在翻轉默許性別暴力的潛規則。透過這些新力量,樂施會正提高社區的反對性別暴力意識,營造性別平等友好的氣氛,從根源上終止性別暴力。

文: 鍾麗珊  項目經理 - 社會性別與公益組織發展